第十九位幸存的红军战士:肖二发
2022-05-25 上午 10:12   作者:广东省乐昌市博物馆馆长 欧伦彬   
分享

  在乐昌市五山镇石下村委会平和村附近的江边,埋葬着十八位红军长征烈士。他们,为了建立人民当家做主的新中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其实,当时被国民党一起抓去枪杀的还有第十九位战士,他叫肖二发。那么他又是怎样死里逃生的呢?后来又怎样了?为此,笔者翻阅了《乐昌党史》,并于2019年的7月16日赴湖南省汝城县小垣学校采访了肖二发之孙肖祖纯。

1

图为肖二发之孙肖祖纯。(贺晋 摄)

  1934年11月5日,中央红军长征部队分四路抵达乐昌五山一带。在沿途行进中,由于山高路远,崎岖难行,有些战士在城口战役中受了伤;有些是长途行军,脚上起了泡掉了队;有些是又饿又累,实在是走不动了,没有跟上部队前进的步伐。当地的国民党地方武装陈国英部在红军长征部队走后,四处搜捕红军战士。

  肖二发当时也是受伤掉了队,在石下陈家湾陈其年家碾米楼上的禾草堆里躲藏,后来被平和村的赖蓝星(国民党五山乡公所所丁)搜查出来,与躲藏在其他地方的18位战士一起不幸被俘。

  肖二发,出生于江西省于都县宽田乡,幼年丧父,1932年6月,与胞兄肖春先一起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

  进入部队的兄弟俩严格要求自己,处处要求进步。因出生贫苦家庭,吃苦耐劳,人又聪明,深受首长们的喜爱。

  肖二发曾做过师长的警卫员、连队通讯员。1934年,随着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部队压缩,肖二发被下放到连队,成了一位小班长。同年10月,他跟着部队开始了长征。

  这些战士被俘后,国民党乐昌县党部命令地方民团“不用送县,就地处决”。这一天,天色已近傍晚,十九名战士被押往平河村附近名叫江边的僻静处执行枪决。押解途中,年幼的肖二发绑在队伍最后,由陈家湾村的陈庚妹用绳索牵着。陈庚妹看见肖二发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当时就起了怜悯之心。在转过山埂时,陈庚妹趁其他团丁不注意,悄悄给他解开了绳索,嘱咐肖二发沿着山沟方向逃走,随后,陈庚妹朝天放了一枪,以作交代。满身伤痛的肖二发慌不择路地逃命去了。当年石下一带,树木茂盛,茅草深厚。在路上,他一头碰到砍柴回家的妇女——陈家湾村的李林姣。肖二发猛地跪在她面前,嚎啕大哭,恳求她救命。得知情况后,淳朴善良的李林姣把他带回家,在低矮黑暗的谷仓里藏了一个多月。李林姣每天给他用土药治伤、送饭、倒屎倒尿。为了保护红军战士,李林姣把肖二发认作是自己的儿子,并改姓陈,名来生,才敢公开现身。

  就这样,肖二发幸免于难,而其余十八名战士均惨遭杀害。一时间,鲜血染红了河水。

  当晚,平和村60多岁的妇女张捧秀、黎某等偷偷把18名红军战士的尸体抬到离河岸约1米高的坪里掩埋。

2

图为五山石下十八红军长征烈士墓。(欧伦彬 摄)

  几年后,肖二发娶了青岭椑树下村的连普娇为妻。   

  肖二发每次路过石下18位红军战士遇难处,总是停下来,满眼泪水,点上一根纸卷的老烟叶,心中总有说不完的话语。战友之情溢于言表。不知情的路人总觉得肖二发的言行举止怪怪的。

  1949年,肖二发离开那个伤心之地,迁居到五山石下相邻的湖南汝城县小垣乡大垣村定居。

  日常生活中,他从不提起自己当年的往事。有一天,一个弹棉被的于都县宽田乡人,与人聊起家常,得知有个于都宽田老乡陈来生。陈来生看这老乡诚实可靠,便说,他的原名叫肖二发,长征途中被一位大娘救了,就改姓陈。家有母亲,哥哥叫肖春先,弟弟叫肖称生。弹棉被师傅回去后,终于找到了他的家人。原来,于都县还将肖二发作为“烈士”对待。

  抗美援越期间,其哥哥肖春先(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副司令员)率部途经湘潭市,派专人写信到五山、小垣一带查找肖二发其人。因他知道他长征至此地界时就失去踪迹,后来长征途中再无音讯。其时,肖二发听到别人谈及专信找人一事,才得知哥哥和家人对自己的思念之情,才敢回信,并专赴湘潭,向肖春先谈起自己的家世:父亲早逝,兄弟俩十二三岁开始挑煤,母亲帮人洗衣物,共同维持家庭生计,照顾几岁的弟弟妹妹,一起参加红军。至此,兄弟俩才敢相认,抱头痛哭,感叹人生无常,更感慨革命的不易。

  1982年,依据国家相关政策,肖二发也得到了相应的待遇,定为“流散红军”。当村民和熟人问起时,肖二发总说自己是幸运的,比起那些牺牲了的红军战士,他看到了革命的胜利,看到了人民当家做主。

3

图为政府发给肖二发的补助证。

  八十年代,知道肖二发的老红军身份后,附近的汝城钨矿子弟学校、大山附中都热情邀请他去讲述红军长征的故事。坐在主席台上,当时60多岁的肖二发,拄着拐杖,十指变形,清瘦的身材,声音却总是那么激昂。当讲到18位红军牺牲的情景,他总是潸然泪下;讲到红军每一次遭遇敌人阻击时的英勇,他的目光又总是那么坚毅。每次到学校讲红军长征的故事,师生们都围在肖二发身边,报以热烈的掌声。故事讲完,肖二发总以一个军礼结束,还是那么有力,那么令人心动!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自南粤古驿道网,欢迎转载。) 

责任编辑:何洛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