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衔将军单印章(8):四战四平
2022-05-18 上午 10:43   来源:单小英   
分享

  第七旅在法库、康平经过短暂休整,3 月下旬,根据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命令,进至四平以南的铁岭附近,实施运动防御,配合兄弟部队阻击向四平进犯之敌,以迟滞敌人前进。

  四平位于东北平原中部,是中长、四(平)洮(南)、四(平)梅(梅河口)铁路的交汇点,是连接东满、西满、南满、北满的重要交通枢纽,是工业及军事重镇,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父亲说:“四平一共打了四次。第一次是夺取四平。后来守四平,打了一个多月,撤退了。第三次攻四平,没攻下来。第四次攻占了四平。二战四平和三战四平打得很苦。”

  二战四平也称四平保卫战。1946 年 4 月,根据中央指示,东北民主联军将山东第一、第二师,第七纵队,新四军第三师第七、第十、第八旅主力及独立旅和保安第一旅等部集中于四平街地区,阻止国民党北进。

  四平保卫战的前哨战于 4 月 5 日打响。自 4 月 5 日至 15 日,第七旅各团在四平以南泉头、虻牛哨等地抗击敌人 10 天,实施运动防御,阻击与消耗敌人,迟滞敌人前进,掩护兄弟部队向四平地区集结争取时间。

  在泉头阻击战时,父亲负责伤员收容所,为敌包围,掩护伤员撤退后才离开。至离开时已与主力失去了联系,父亲带着手里的一个班和同样与主力失去联系的九连汇合,组织突围,回到了部队。这件事在团里一时成为让不少人啧啧称奇的“壮举”。

  那是在四平保卫战正式打响之前,父亲所在部队在泉头一线阻击国民党军队,节节阻击,运动防御。泉头是昌图县的一个镇,属辽宁省铁岭市,在四平以南,距四平街约 50 公里。父亲是组织股长,负责收容伤兵,手里有一个班,把伤员们都有序地安排后撤了。

  当时是晚上,部队阻击一阵后就撤退了。部队撤退时,派了个骑兵通信员通知父亲一起撤退。当骑兵找到十九团时,正好问到团的文书杨天一:“看到你们单股长没有?”杨天一说:“已经走了,走了。”撤退的时候,部队有点乱。骑兵听说父亲已经带着人撤了,就回去了。结果撤退的命令没通知到父亲。父亲当时只知道部队打阻击,并不知道阻击以后一节一节后撤。

  过了一会,到处的枪声都停了,四周逐渐安静下来。刚才还炮火连天,厮杀声不绝于耳的战场,突然间安静下来,安静得让人不安。父亲纳闷:这是怎么一回事?父亲当时手上有个旧望远镜,于是他拿着望远镜爬上小山头向各处瞭望,观察情况。当看到西南角时,发现那边好像还有部队,背朝着父亲所在的方位,面朝南。父亲心想,我们部队阻击时是面朝南阻击的,如果撤退应该向北撤退,怎么西南面还有人呢?父亲决定去看个究竟。于是父亲带着手下的人过去了。到了那边一看,是十九团的三营九连,三营的副营长杨云生带着九连在那。

  父亲找到杨云生:“你听见了吗?到处枪声都停了。”杨说:“是啊!”父亲问:“你们什么任务?”杨说:“我们负责在这警戒,掩护部队撤退。”父亲小声地跟他说(声音大了怕战士们听到情绪受影响):“现在部队都撤走了,都撤光了,你看到吗?”杨云生没有想到这一层,一下没了主意:“那我们今晚怎么办?”父亲说:“我们要去找部队!”“怎么去找啊?”杨云生问。父亲考虑了一下,对杨云生说:“我们部队是节节向北布置阻击,然后向北撤的,敌人也是向北走的,现在敌人可能已经到了我们现在所处位置的北边。如果我们跟着部队后撤的方向向北走追赶部队,也是向着敌人所在的方向走,这样走,要找到我们的部队,要穿过敌人的两三道防线不说,即便我们有幸穿过了敌人的防线,因为我们从敌人的方向过来,我们部队还有可能把我们当敌人呢!不能这样走。”父亲又说:“战前开作战会议时,我听到一些情况:这一仗,我们旅主力沿铁路线阻击正面北进之敌,东边有我们的部队防止敌人从东侧迂回,西边是三师十旅,准备正面打得差不多了,十旅从西边迂回到敌人后方。根据这样的情况,我们向南走,向着与敌人相反的方向走。这样走,敌人在我们后边,不容易碰到。”找部队的路线定下以后,父亲带着一个连又一个班的人马就向南边去了。父亲说:“我们向南一路快跑,见到路就避开,大路小路都不敢走,专找没人没路的地方走。”这样一直向南跑了约 15 公里以后,父亲估计差不多了,即便是敌人的后方也应该过去了。然后说:“再向西跑。”向西又跑了十几二十公里,父亲估计这也差不多了。父亲说:“在路上一边跑一边我就想好了:见了部队,不先开火,先问话。如果是敌人,扭头就跑;如果是我们的部队就联系一下。”

  经过差不多一夜的生死暴走,还好,在天快亮的时候,父亲一行碰到了三师十旅的部队。一个团长见了问父亲:“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父亲说:“部队把我们丢了。”那团长说:“那好,你先跟着我们,再走两天,就可以回到你们部队了。”父亲他们跟着十旅的部队又走了两天,终于回到了自己的部队。

  父亲说:“我们这一杆子人跟部队失联后,政委魏佑铸、参谋长吴纯仁急坏了。仗还没正式打响,就丢了一个半连的人,还有两个营级干部,这可是个不小的事。见到我们回来,他们高兴坏了。”[1]

  父亲作为一个政工干部,带着丢掉的一个半连找到了部队,有的军事干部就奇怪:“他不是军事干部,关键时候还挺有主意。”父亲心想:“我虽然不是军事干部,可我懂得‘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的道理,这个我懂。我打不赢,就不能跟敌人打,要想方设法避开敌人;另外,部队走了那么老远,我不能跟着屁股后面去找,只能另找一条路。”

  父亲今天说起当年的事,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我当时怎么那么沉着冷静,一点都不慌,一点都不紧张,当时的任何一个决定都决定着我自己和这一个半连官兵的性命。那时如果一紧张一慌张,可能就会做出错误的决定。那这一个半连包括我自己在内就真丢了,要么让敌人打死,要么做了俘虏。”

  “那时如果掉了队,掉队的人就没有了。部队打运动战,你赶不上部队,部队也不可能去找你。掉队的就没有了。掉了队就等于减员了。”

  人说,考验一个战场指挥员最合适的时机是危机。父亲这次面临的就是一次危机。在碰到这样毫无心理准备,情况突然变化的局面时,父亲通过对情况的独立思考、冷静分析和果断决策,最终带领着这个团队化险为夷,渡过了危机,回到了部队。父亲在四平保卫战前哨战中的这一“壮举”,显示出了他的智慧和临危不乱的应变能力。

  在没有根据地和离开根据地的作战中,掉队,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非战斗减员也即意味着死亡。在大仗将要打响之际,父亲将有可能丢失减员的一个半连带回了部队,受到了旅政治部的表扬。不过,“那时就是口头表扬表扬。大家开会时,政治部主任说,十九团单印章这次带着一个连找到了部队,不错嘛。”父亲说,“当时还没有立功一说。立功那是后来的事,是诉苦立功运动以后才有的。”

  4 月 18 日,国民党新一军开始猛攻四平,四平保卫战正式打响。

  从 5 月 3 日起,东北国民党军将四平前线的兵力增加到 10 个整师,均为全美械装备和半美械装备。5 月 14 日,在飞机、坦克和大量火炮掩护下,分为三个兵团重新向四平全面进攻。

  塔子山位于四平市区以南二十余里,是一座光秃秃的石头山,为四平左翼防线的制高点,站在山上可以俯瞰四平我军的全部阵地。塔子山的得失,关系着四平我军防御全局的安危。

  5 月 18 日,敌新六军在飞机和强大炮火掩护下,以绝对优势兵力从东、南、西三面猛攻塔子山。敌人先是用猛烈的炮火对守卫塔子山的第十九团阵地实施地毯式覆盖,落弹密度最高时达 500 发 / 分钟;炮火覆盖之后是飞机轰炸;最后是步兵的集团冲锋。坚守塔子山的第十九团不顾重大伤亡,顽强坚守阵地。山上没有可隐蔽的工事,战士们就利用石头缝和弹坑进行掩护,以反冲击、白刃搏斗,打退了敌人无数次大规模进攻。第十九团第三、第五、第六连几乎与敌人全部拼光。

1

塔子山一角

  塔子山战斗时,父亲跟随着三连,负责收容和转送伤员,亲历了惨烈的塔子山战斗。三连是在 17 日夜里到达塔子山的,部队一进入阵地便抓紧抢修工事。18 日天刚亮,敌人就开始向三连阵地炮击,炮击半小时后,黑压压一大群敌人在飞机掩护下,凶涛恶水似的分三路向山下涌来。坚守山头主阵地的是三排。面对着十倍于己的敌人,在排长沉着冷静的指挥下,全排战士一顿猛打,和山腰的部队共同反击,打退了敌人数次的集团冲锋和轮番冲击。到中午时分,敌人再次对我山头阵地进行炮击,在方圆不过 70、80 米的山头上,落下了 100 多发炮弹。三排战士们子弹打完了,就到敌人尸体上捡,将山上的石块垒起来砸,誓死坚守阵地。战斗进行至下午,五连增援上来了,三排阵地上只剩下机枪班长王先德和肩部负伤的战士孙玉贵两人,但阵地仍然牢牢掌握在我们手里。

  到了下午,敌人继续以主力向第十九团坚守的塔子山阵地展开疯狂进攻,阵地数次易手,战斗异常惨烈。第十九团终因连日苦战,伤亡过大,无力继续增援,塔子山阵地被敌占领。此时敌新六军主力向我侧后迂回,有封闭我四平城内守军退路的危险,东北民主联军总部鉴于这种严重形势,决定放弃四平。18 日晚,第七旅在我大军撤离时留第十九团、第二十团及旅前指死守四平东南高地,掩护四平城内所有部队撤出后,于当晚 10 时撤离阵地。

  “四平保卫战中,营、连干部都伤亡很大,有的营由连长代理营长。像我们团二营,一天中换了三个营长。开始是李成芳营长,他人年龄稍大一些,在战斗中负伤;第二个是宋定祥营长,是个年轻人,也在战斗中负伤;第三个是孙月华,陕西人,是团侦察股长下到二营当营长的,人很年轻,而且长得英俊,在战斗中牺牲了。”

  “汤炳权,团司令部的测绘员,塔子山当天死的。”

  战争年代,父亲虽然身为政工干部,但也经历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战斗,塔子山战斗大概是父亲所经历过战斗中最为惨烈的一次。父亲不愿提起塔子山战斗,甚至想起来就会心痛,心痛得不愿去想。2016 年10 月 28 日,四平战役纪念馆和四平战役烈士陵园的同志到广州探访父亲,询问塔子山战斗情况。一说起塔子山战斗,父亲眼中闪着泪光,不愿说下去。

  一次我跟他闲聊时说起塔子山战斗,他仅仅说“塔子山那个仗,打得,那真叫打仗啊!”一句,脸上表情凝重,似乎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而不愿再多说什么。没有亲历过这场战争的人,是无法想象这场战斗的残酷和惨烈,很难想象“尸体堆积如山,血流成河”是怎样的一种境况。

  “从四平撤退才可怜呢!从塔子山下来,我们跑,敌人追,天上敌人飞机炸,地面敌人的炮弹追着我们屁股打,我们一边拼命跑一边挨飞机炸炮弹打。我们组织股 2 个人每人赶着 1辆骡马大车拉伤兵,重伤的战士抬到车上,牺牲战士的遗体没有时间掩埋,也放到车上拉着一块走。自己的同志牺牲了,不能看着遗体在那躺着不管。死者为大,入土为安,要尊重死者。但敌人的炮弹就打到我们车上,那个场面,真是太惨烈了!”

2

四平保卫战塔子山战斗遗址(张宇明摄于2018年)

  四平保卫战后,父亲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写了战地报道《塔子山屹立着》,反映塔子山惨烈战况,歌颂我军战士英勇顽强,不怕牺牲,拼死抵抗,坚守塔子山的战斗事迹[2]。这篇报道当时在东北民主联军总政治部的《东北自卫报》上登载,后收入大型革命历史丛书《星火燎原》中。[3]

  父亲在报道中用“凶涛恶水”一词形容向塔子山攻击的国民党部队,形象而贴切,为后来的军史研究者屡屡引用。

  四平保卫战,新四军第三师第七旅伤亡达 4000 余人,尤其是第十九团第三、五、六连,几乎与敌拼光。父亲说:“我们七旅才 7000 人,这一仗伤亡了一大半,很多都是骨干,是苏北过去的老八路、新四军。四平保卫战确实是‘七无’的战役。”[4]

  父亲认为,我军之所以死守四平是上了马歇尔的当。当时马歇尔是三人调停小组成员,他跟共产党保证国民党不会攻四平,我军才下决心坚守。当时毛泽东对美国人还是抱有希望,对蒋介石也抱有幻想。

  父亲好几次说过:1959 年庐山会议时,黄克诚跟毛泽东谈起四平保卫战,说四平不应该死守。毛泽东说:死守是我的命令。黄克诚说:你的命令也是错误的。[5]

  父亲也始终认为四平不应该死守。“我们历来是打运动战、游击战,从来没打过阵地战,现在要打阵地战,伤亡必然大。这个伤亡,就战略意义讲,当时有两种考虑,中央从大战略考虑,急于去控制东北。指挥四平作战的下一级指挥官觉得不宜于这样做,这样做代价太大。如果在这里少伤亡一点,把这些从苏北带去的战士、干部(留下来),到东北建立根据地的时候,再让他们出力,好不好?我看这样更好。”

  “据说,当时四平撤退的时候没有报告中央。也打不下去了!报了也得撤,不报也得撤,那就不如不报,我负责。我报了你叫我死守,那我怎么办?这是聪明的指挥员啊!”

  三战四平是在时隔一年之后的 1947 年 6 月。

3

1946年在阿城。自左至右:组织股长单印章、宣传干事浦涛、民运干事、组织干事秦道生(1950年牺牲于海口白沙门)

  三战四平是攻坚战。第四十六团[6]在师的编成内担任打援。

  “我们把四平包围起来,把机场给他占领了,围得里面没饭吃。国民党给四平守军空投粮食,我们就打,空投的好多东西都投到我们这边来了。兵民争食,老百姓也没吃的,饿得向外跑,跑出来的老百姓我们就疏通到后边去,给吃的。”

  “当时守四平的是陈明仁的七十四军,起义后是我们五十五军军长。陈明仁把工事修得很坚固,他的兵也顶得厉害,我们吃了点亏。这一仗,我们俘虏了陈明仁的弟弟陈明信,他是特务团团长。”

  四战四平是 1948 年 3 月。这一次,东北人民解放军一举收复四平。

四平的四次作战,交战双方投入兵力之多,作战时间之长,战况之惨烈,伤亡人数之众,在东北战场上仅次于辽沈战役。尤其是四平保卫战和四平攻坚战,伤亡人数占四次作战总伤亡人数的三分之二还多。

 

  资料来源与注释

  [1]当时团长是张万春,他那时身体不好不在团里,打秀水河子时,政委魏佑铸就提出让参谋长吴纯仁指挥部

  [2]见附录:单印章《塔子山屹立着》。

  [3]《星火燎原》22,页 111—115,解放军出版社,1997 年 1 月。  

  [4]即无党组织、无群众、无政权、无粮食、无经费、无医药、无衣服鞋袜。

  [5]黄克诚《从苏北到东北》中谈到:国民党军在四平前线大举增兵后,黄克诚曾连续给林彪发去好几封电报,建议他从四平撤退,林彪既不回电,也不撤退。5 月 12 日黄克诚又给中央发电报,就四平保卫战提出了对东北局势的意见,也始终不见中央回音。直到庐山会议,黄克诚才明白当初林彪既不撤兵又不回电报的原因。

[6]经过阿城整编,第三师第七旅第十九团改编为第六纵第十六师第四十六团。

 

  相关阅读:

  无衔将军单印章:(1)(2)(3)(4)(5)(6)(7)

 

  (本文节选自单小英著《无衔将军单印章》)

  (原文刊登于公众号“浪花淘尽东逝水”,南粤古驿道网采编整理。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南粤古驿道网联系。) 

责任编辑:熊灿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