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校天文台十年概况 书于本校创办天文科目之廿周年
2019-10-08 上午 11:45   作者:邹仪新   
分享

本文序次

  1.烽火余生话当年

  (1)战前情况

  (2)第一二度迁徙

  (3)第三度迁徙及第三台址之兴建

  (4)第四度逃难之损失

  (5)八年损失一览表

  2.今也何如!

  (6)复员概括

  (7)复员支出一览表

  (8)募捐及人员

  本校天文,自民十五年数天系成立至今,适十周岁,首十周年情况,见本系创办人张云先生之《国立中山大学天文台成立十周年槪况》,次十周年概况,草志于此,以存史实,并向同人报吿,以补平日疏慵。抗战八年,五度播迁,颠沛流离,同隶一院,不克尽知他系之烽火余生,则本组损失几多,因何损失,似应顺为补述,藉存校典,以备査考;并对已失之件,寄吾最大之惭歉,志哀悼于不忘!苟今后贤能,于恢复过去,扩展未来之中,此文能供万分一之参敬者,更万幸矣!

1

图为在乐昌坪石发现的原中山大学理学院天文台遗址。

 

1.烽火余生话当年

(一)战前情况

  本台仪器,主要者原有6吋径之赤道仪,135厘米径之太阳投射镜,60厘米径之子午仪,分司变星,太阳黑子及时之观测,附有天文镜、钟、记时器(Chronograph), 单筒远镜,经纬仪等,此外另有同学初歩实习用之小型工具如坐标仪,天球仪,重像仪等。台址原位于广州市中山大学旧址之内,抗战前,大学迁石牌,本台随而建新台于市外。多设一8吋远镜之圆顶室,正拟扩充设备而抗战乃起。

(二)第一度迁徙

  当广州内遭空袭,为求仪器之安全,虽校内硏读之声未辍,本台已将主要仪器拆卸,装箱入×矣,每一仪器,均依其各部分之作用,分解为首要,次要,准备急时搬运之先后,故虽变起仓卒,赖台员舍身抢救,除两大远镜之笨重铁座外,均获迁出,安全抵达粤西罗定大湾。

  未半年,又以时局不靖,学校作第二度之远迁,本入偕同职员,连同仪籍,由粤而滇,未有损失,滇中岁月,仅维持教务上之机绩耳。

(三)第三度迁徙及第三台址之兴建

  居滇两载,又随校作第三次之搬迁,复由滇之澂江返粤北之坪石,为避免将来损失,除教务上必要之件外,全台公物约留十分四于滇。抵坪后,得英庚款之援助,建台于乡村;了午仪也,恒星时钟也,135厘米径之远镜也,均已安装。一切同学实验,几与广州无异,日增设天文实测一科,由普通实验推至经纬度之精测(经度用子午仪法而纬度用天顶仪法),并参加民三十年之我国日全食,曾偕同助敎,同学赴蜀之崇安,结果见拙作(刊于我国日食观测委员会出版之该年日食报吿书)。

  于坪石天文台恢复教务上之实验,并已精定经纬度后,正欲作进一步之恢复,敌骑又临,而四次之迁徙竟为惊人之逃难,而损失乃无法避免矣!

(四)第四度逃难之损失

  盖坪石位于粤汉路,粤汉路未沦陷前,本校七学院,分东迁西迁两派,理学院公物于衡阳未陷前,本已全部西迁湘之临武,后理学院易长,变为东迁,全体教职员家属及看管公物之职员,一律返回坪石。且敌人先攻湘桂路,校中人士有忖敌人不取粤汉者,下令迁返一部分公物,在坪石恢复上课。适变起不测,兵临城下,则全院人员东迁,而坪石公物不及迁移,迁西之公物又与院方脱节,其狼狈之处不言而喻矣。

  本台公物,勉称幸运者,则事前拆仪器以装箱时,已作危急时之预防:

  (A)将首要仪器书籍,拾木箱而分藏于轻便之竹箱,以便抢救。

  (B)不能稍弃其一部分之了午仪则分藏数箱,分摊于全院二百余箱公物中,盖备万一敌人光临,翻箱劫掠,亦不易得其全件以资其取用也。

  (C)将首要之6吋及135厘米径之镜头加以伪装,裹以破纸藏于单行本什记箩中,敌人即使翻箩搜劫,亦将以为纸团而不意为价值亿万之镜头也!

  (D)坪石未陷前二月,学校下令迁回公物以上课时,本台惊于坪石之危殆,仅运回五箩书籍,不及全部十分一。

  故虽变起旦夕,无法找得挑夫之危急中,在个人高悬重赏之下,仍可由天文台工友往返抢运,得以全部离坪石,随学院东迁至第一站之乐昌。

  适乐昌变起,则舍个人全家行李,仅携一?,仍得一肩公物迁至第二站之楼下,敌人再至,则尽拾个人所有,尽个人与工友之能,仍可挑箩逃至第二站。敌人又接踵而至时,乃知本校之东迁路线,竟与敌人由粤攻赣之途程不谋而合!故虽区区数箩书籍,穷二人之力,仅得其半,已两遇敌人,尽失衣服,几沦为丐矣!辗转战地,数十日之筹谋,仍无法救出陷于敌区之物,此次遂失去次要书籍两箩,内全部中外各种字典数十册。

  在此种不幸之局面下,复闻存于铁路以西(湘省临武)之公物竟又被敌人过境入室,启箱翻劫,念理院同人既随校东移,看管之工友又告断炊,公物暂陷于无政府状态。本台重要之教材仪籍,十分之九存放该处,迫得挑同救得之件,步行十余日,由铁路东跨过已陷敌手之铁路,以抵其西。战地步行,风声鹤唳,草根白饭,匪?敌迹,一日数惊,此中滋味,至今犹存脑际!

  临移前,几经交涉,得拍电报至铁路以西之连县中大分教处,请其派人抢救理院劫余公物。时邓教务长居粤西连县,虽在经费支拙之中,以爱校之热诚,早已于仪新未到之前,派本系助教先往收拾。

  在敌人破箱翻劫之余,倾倒凌乱之中,本台如大之幸:首要之6吋及135厘米镜头,以伪装之故,仍安然裹藏于纸团之内;至未加备装亦未分解之2吋径单筒远镜,及6管收音机,工程经纬仪等,已不翼而飞,而庞大十倍之子午仪,则因拆卸分解,分装数箱,果得如愿以存,虽已被其启箱查搜,测微器之蛛丝及镶动丝之轴轮,已告毁坏,水准失去其三,小螺旋失其十五,仍得全件保存,亦云幸矣!可知仪器之能否保留,与事前准备,大有关系!原件入箱者,多遭敌人之垂涎也!至于图书,在敌人离去之后,堆积如丘,土人纷至选取之际,幸本系助教及早赶至,妥为收拾,尚无严重损失。

  抗战八年,四度迁徙,遭受较大损失者,竟为最后一役!人之不可胜天?!除恨暴敌之外,对破毁之件,寄吾最大之惭歉,?永之惆怅耳!

  爰将八年损失,列表如下,所以坦吾罪,而长志吾悼!

 

(五)八年损失一览表

 

项目

年月及事由

能否修理及补救法

(1)改吋赤道仪之仪座及刻度盘等。

民二十七年广州之失陷。

不能修配,已改铸普通望远镜之装置,并由张主任在美国捐得较大者(11吋径之赤道仪)。

(2)135 Cm径之太阳黑子投射仪。

同上

远镜之镜筒及镜座,已再行铸造,投射板则待?完成。

(3)子午仪测微器蛛丝及铸动丝之轮轴,三水准及十五螺旋。

民三十三年粤汉路之失陷。

已自行修理。

(4)恒星时钟之钟摆齿轮及零件等。

同上

(无法修配,只能再购或募捐)。

(5)2吋单筒远镜,收音机,普通标准钟表。

民三十三年粤汉路之失陷。

前者已由张主任在美捐得,后二者已在广州再购。

(6)经纬仪。

 

暂向工学院借用。

(7)全部各种字典。

同上

(可在国内再购。)

(8)次要参考书共三十册。

 

已由国外购置及捐回。

  表内有()之件,至今尚未恢复,期诸将来者。

2

图为邹仪新教授在韶关坪石塘口村天文台处抄写观察数据。(李约瑟拍摄于1944年)

3

图为邹仪新教授和天文望远镜。

 

2.今也何如!

(六)复员概况

  天文台复员,主要原则,在补救抗战时之损失,故其项目及步骤,亦依末段附表(八年损失一览表)末柱所列之补救法,按步实施。

  极感困难者,厥为经费问题,在战后中国环境而办实用科学之设备,本已不易,况耗资巨大之天文,诚有不堪举办之概!本天文组,机构微末,更不堪问矣!昔(三十六年夏之前)隶属于大学理学院之数天系。在全校七学院,一院六七系之下,以一系之半之天文组,其经费之微,几可谓为“无事足办”!然为应课程上之需要,岂容因经济而让其皮脱体解?故所谓复员工作,半部精神,耗于经济之筹谋,交涉与奔走。

  统计年内所得,由本台应得之复员费以应付者,约全数之十分四耳!用于仪器之修配与购买;由申请与交涉以得之学校补贴,又约全数之十分四,用于台舍之修建,赤道仪圆顶之重建,及子午仪室白铁顶之修补等;向国外请求而得之赠送又约全数之十分二,此乃一切新什?之来源也!此外返穂之物,个人于旧校接收敌人旧家私一批。修配油色之后移石牌天文台应用。四拼五合,勉成今状!

  所有支出,均尽请学校派员协同办理。专门方面之购买,先经本台助教,技术员,调查三数商店,估价数份,然后由审计处比价,监购。赖本台容谢两先生之不惜奔走,及其超常之廉洁美德,一切支出,允为功效之最大者!顺志于此,以表吾对两君德性于不忘!

  至于复员概况,以工作分类言,可分为运输,修配、补购、台舍增添,募捐,人事各方面:

  (一)运输——全台公物,以随校四度播迁,分存滇,存湘,及随身携带三者,(详见上文),除后者仍由仪新自费运返外,余二者分批先后运穗、全部运返石牌天文台原址时,已民三十五年春矣。

  (二)修配——六吋赤道仪望远镜既已失去仪座及刻度盘各件,无法修配,遂照原定计割,改铸普通装置,在本地铁工厂铸制铝质镜筒,铁质镜座。至135厘米径之太阳黑子投射镜,亦已铸成野外推动式之装置,铝筒铁座,较战前美观!子午仪测微器之损坏,由本台谢技术员修其轮轴;由同学捕得吐丝之蜘蛛,取刚吐之新丝,由容助教修其已毁之蛛丝;至于已失之三水准及螺旋,则在本省仪器厂修配,全仪焗油擦抹之后,颜色较新购为鲜艳,望之欣然!本台首要二镜,勉称复员矣!

  (三)购买——次要仪器之失落者如:收音机、普通钟表、单筒远镜、绘图用具等,亦已补购,前者为美国6管收报机约与战前之英国机相若,钟表与远镜则远不及战前,勉充暂用,仍待将来之重购也!后者则较战前爲完备矣。

  (四)台舍——广州台址,原有市内及石牌二者,前者几无破损,但较小,留待后用。后者位于石牌,较旧台大二三倍,现时之所有。返穂归台,门窗几尽破坏,家私荡然无存,水电亦缺,战前已建之赤道仪室木质圆顶,木枯脱落,漏雨如注,子午仪室之顶,亦已百孔十锈,每雨则漏,全体人员迁入居住之际,仿入不毛之地而居漏巷也!经营八九月,勉称完善。8寸圆顶室尙未筑顶而地板之未善者尚待将来,科学事业未可一举而就,可奈何哉!

  (五)增添——较战前增添者,有打字机及星图柜,仪器柜,什志架,修理仪器之机械工具一套,驻台人员之卧室家具等。

  总上四项,可列表如下:

 

(七)复员支出一览表

项次

项目

款项数目(万元)

该款来源

经手人

年月

1

铸造6寸及135厘米径之望远镜二座,修配子午仪及焗油,购买:收音机,打字机,二钟二表,绘图用具及小型单筒远镜。

350.3

本系经费

审计处估价及监购

三十五年及三十六年春

2

第一批家具:办公桌四,书柜三,什志架二,椅八并修配旧家具十件及油色。

100.0

同上

助教及技术员

三十六年春

3

赤道仪室铜皮圆顶

615.0

交涉三月,由校修建费内特别支付

学校总务处派商

今年春至三十七年春

4

新什志二十种,约共二百册

0.0

外国赠送

仪新去函交涉

同上

5

装配本台全台门?及全部玻璃

450.0

交涉二月,由学校拨款

总务处派商承办

今年四月

6

订装什志三十余册(每年合订一册)

30.0

复员费

谢技术员

五月

7

子午仪白铁顶之修补

52.0

同上

请学校协同商人承造

同上

8

电器材料一批:变压器,收音机耳筒,电池,电筒,电芯,胶线,挿苏等

42.0

同上

容助教

同上

9

安装电灯四十余支,装水管及水厕等

不详

学校特别费

学校办理

六月

10

观测梯及第二批家具:星图柜仪器柜,图书大柜,书架等

360.0

本系复员费

请学院派员办理

五月至七月

11

美国赠送十一寸大远镜之运费

美元2000.0

本校外汇内拨支

张云先生及运输公司

三十六年冬

 

(八)募捐及人员

  (六) 募捐——胜利返穗之始,由仪新草十函,致外国天文气象机关,请暂送什志,遂得十余二十种,共约二百册,返穂年许,虽美国年历,未尝用资丝毫,本台亦无分文外汇,舍募捐一途,无法获得国外之件。最近本系张子春先生在美捐得十一寸大望远镜一具(为哈佛大学之长期借赠,并已收到哈佛之正式公函)。此镜乃昔年完成Draper恒星录者,现値四五万美元,并捐得三寸远镜及图书什志一批,在本台复员史上爲不可磨灭之一页(前因抗战而失去之6寸赤道仪装置,以无法恢复而改作普通装置,为本台复员之唯一大憾,兹得此镜,此憾乃填,而本台之仪器复员,舍天文恒星时镜外,在原则上,勉称无缺)。至硏究工作之复员,寄热望于此未来之远镜矣!

  (七) 人员——本校最后一次之难逃,其狼狈情形,既如上述,故本台助教与技术员均已逃散奔命,胜利后仪新携同第一批公物归来时,孑然与一工友相对耳!査访函邀月余,乃得回原日之助敎。职员不可复得矣!遂至职业学校,在机械电机毕业生中?选熟练之士,乃得今日之技术员谢君,至于天文教授,抗战八年,大部时间仅得二人。复员归穗,张云先生返校,任教一年,去冬赴美,遂又只余二人。奉部令,本年度起(适天文组满二十周岁,第二十一年度),天文组由数天系分出,正式成立天文系,人员未足,美国两座远镜未返,本系之扩展,唯寄热望于将来! 

仪新于石牌天文台,

天文系奉令成立之三十六年冬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本站所刊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责任编辑:江家敏 彭剑波 周文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