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年前李济和辛树帜的演讲
2022-11-02 下午 04:30   来源:南粤古驿道网综合   
分享

  按语:

  李济先生94年前在广州的演讲,在今年10月22日广州柏园史语所旧址部分修缮开放后读起来别有一番新意。

  李济先生在1977年出版的《安阳》一书第四章“安阳有计划发掘的初期”中述及:“我经欧洲、埃及和印度返回中国,当有生第一次到香港时,我急于游览过去从未去过的广州。1928年这个城市是各种革命活动的中心。据我所乘去上海的半岛-东方公司邮轮的时刻表,在香港要停三天,这样我就可有限的时间从容地观光广州,我这样做了。

  一到广州,我即被领去见傅斯年,那时他也正期望能与我一见,见面后他问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我是否能任他正筹组的历史语言研究所考古组负责人。他告诉我董作宾在安阳的发现,我也对他讲了我与弗利尔艺术馆的协定。意见看来没有多大分歧,因为弗利尔艺术馆馆长刚批准在实验性的基础上进行这种合作。这样,于1928-1929年冬我就开始拟定历史语言研究所考古组计划。”

  文中提到的“1928-1929年冬”,应该是指1928年冬至1929年初。顾颉刚日记1928年11月7日记载:“到校,校《春秋》、《孔子》、《地理》三种讲座。陈元柱来,树帜来。钞卫聚贤《禹贡考》,未毕。到中央研究院,为欢迎李济之先生。”中央研究院特指“中央研究院史语所”,已经搬进广州东山柏园。李济先生就是在1928年11月7日于东山柏园,与未来的同事见面。李济先生回忆“我记得他又约我到语言历史研究所去和他们同仁见面,我一看,有许多北方来的先生,其中好像有丁山先生。还有罗庸中先生、顾颉刚先生等。”[1] 李济又有文提及:“我刚从欧洲,路经香港,因为我向来不曾到广东,所以顺便到广州去看看,又因为我不懂广东话,而那时刚[2]成立的中山大学,有许多从北方来的教授在那教书,我也不知道有什么人在那儿,我只是去碰碰看。谁知一去,在门口碰到清华的老教授庄泽宣先生,我们彼此很熟。他一见我就说,你什么时候来的?我不免吃了一惊,问他什么人要找我呢?他说:这个人你也知道的,就是傅孟真先生。”

1

图为已修缮一新的柏园及入口。

2 

图为藏于广东省档案馆关于国立中山大学文科教师在东山等地的住址档案,另图为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根据新旧地址门牌号考证绘制的文科教师在广州住所分布图。

  1928年3月10日美国毕士博(C.W.Bishop)函达李济,望速来华盛顿并告知出发日期。因李济母亲身体欠安推迟了赴美国的行程。当在广州时,11月5日李济函告美国毕士博(C.W.Bishop)关于旅途情形和傅斯年邀请入史语所之事。而11月3日傅斯年也迫不及待函复董作宾两书一电均收到,发掘应注意之点,研究所至现在,可以说最好的成果,并告知李济留住广州一周。

  李济先生于1928年12月5日《国立中山大学语言历史学周刊》(第57-58期)发表了文章“中国最近发现之新史料”,由李济先生口述、余永梁笔述,是李济在文明路的“语史所”的演讲记录。演讲中讲述了新的历史研究观念和方法,回顾了最近自己在山西的考古实践,分析了世界考古现状及值得借鉴经验。“这次到美洲欧洲非洲,绕地球一周,此行目的为考察他们的方法。美国可说从前是没有历史,可是博物馆每州每县都有,无地不用地方上力量去保存。欧洲的成绩犹堪惊异,过去已整理得很好,现在犹进行不已;埃及学者对发掘的精细,是梦想不到的。中国地下的材料,真是遍地黄金,一扒总可以扒出些来。可是不去工作,或工作也不精密,损毁许多固有的材料;以致英、法、美、德,各国的人都以人类全体历史的关系向我们吵,我们自己若不去工作,还等待什么呢?”附白中余永梁先生写道:“此篇为李先生在中山大学所讲,讲毕李先生即离粤,故不及请正,时间是11月8日。”[3]

  11月7日傅斯年致函杨杏佛,函达与李济之商定河南考古具体办法七条,实际是工作关系,与李济美国原文化机构的合作经费支持、确定殷墟的负责人地位、助理员的人力配备支持等。

  辛树帜先生的演讲是在1928年瑶山调查结束后,在广西各界欢迎会上对中国少数民族发展问题的建议。1928年《国立中山大学历史语言研究所周刊》上分期刊载任国荣先生的《瑶山两月观察记》、辛树帜的《瑶山调查》、石声汉的《瑶歌》、黄季庄的《采集猺山风俗物品目录》,这些均是国立中山大学生物系教授兼主任辛树帜在1928年5月率领石声汉、任国荣、黄季庄、蔡国良等助教组成生物调查队深入桂黔粤等深山调查的成果。辛树帜的《瑶山调查》是以通讯的形式致信傅斯年展开的。1929年1月28日顾颉刚先生为任国荣出版的《广西瑶山两月观察记》作跋,时顾颉刚还受聘于国立中山大学,同时兼顾史语所工作。文中勉励他们不要以在生物学上开一新记录为足,还要在民族学和方言学上开一新记录。他们将征集的数十件风俗物品均送给中山大学语言历史研究所收藏。(阿瑞)

  现全文刊登《中国最近发现之新史料》与《广西前途和瑶山研究》两篇演讲记录,以飨读者。

 

 

(一)

中国最近发现之新史料

李济先生讲

余永梁笔述

 

  现在我们讲历史是与从前不同了。从前讲历史是局部的,狭隘的;是以一国的历史作一单位的。而且,认作是一个整个的。——几千年来都是这样。可是现在呢?各个民族的历史,一个国的历史,不是整个儿的,世界史的全体;而只是人类史之一部份。我们这个基本概念变迁,在这个时代非常重要的。我们解释历史的方法变迁,我们搜求材料的方法变迁。

  这变迁不是中国是这样,在西洋也有同一的经过。欧洲史之扩大为人类历史,原因是在自然科技发达。因此,人类不是上帝创造的,是由自然界生物进化而来。三十年前讲欧洲史,只是希腊史而已,不过公元五百年前。现在至少在十万年前了。

  历史上可靠的材料,虽然很难辨择;但是材料很多,我们可以考古。中国从前治历史的方法不精密,见解也受了限制。到现在基本概念变迁,处处有新发现。我们的方法将与欧洲同一步调。以前的讲中国史对一种民族的来源和它的变迁,一种民族的语言和风俗,向不注意,而且以无考求之必要的。西洋人应用新方法,于新的问题与材料有相当的注意,适宜的处理。结果致人类史上有长足的进展,超越的成绩。

  这种方法的不同是很重要的,我现在把个人考察的经过讲讲。

  三年前我考古工作,太重要的地方不敢去发掘,因为一不小心就毁坏了不少的材料,遗后来无穷的追悔。所以选择的区域在山西,以下雪后不容工作;过了半年是再到山西去发掘,地点是山西南部,安邑(今夏县)的西阴村,距安邑甚近。夏县相传为夏都,靠不靠得住,现在不能知道。我到安邑,第一次是旅行,那地方全为田地,因为河水不多,农人掘井取水,往往掘得瓦砌,但他们都不注意,不知道那是古物,以为是神迹。我们旅行到这地方,就注意它,决定发掘。地方有七十余亩,我怕经验不够,损坏了固有材料,择的地点很小;一层一层地剥下,差不多一撮土都是经过五个指头的;这样工作两月掘深六尺多看见黄土,就没动它。在黄间灰土中所得到的东西有六十余箱。

  这里边的东西有瓦器,骨,但没有铜器;知是有史以前,无历史时的。以后运至清华学校研究院,再加以研究。六十余箱瓦片都没有整个的;瓦片都是用手作的。

  我把这些陶片分为十三类,有灰色的,绳印的,砖红的,白色的——与现今无异——,带彩的……,带彩最有趣的为有几何形的瓦片,圆点,圆圈,红底,黑花,此为最精彩。此外石器有石斧,石箭头十余个——此为中国第一次发现——,燧石。其余的就不认识,所谓不认者,是拿来和世界上所有的石器比较都没有同样的。最有趣的为石弹,是陶制的。还有圆球形的陶制物,上有花纹。

  此外还有猪鹿骨,比现在猪骨为;尚有煤炭,蚌壳,长方;为女人装饰用以挂在胸或头上。

  还有半个蠹茧。(永梁按:此兰为剪破了的半个蠹茧,经李先生带到美国经专家研究,确定是蠹茧。)

  我们研究这些材料,没有铜器,没有文字,知非铜器时代之物。至于发掘的动机也非偶然的,北平地质调查所在河南甘肃发掘了好几处,最力的是瑞典人Anderson,他从十一年起至十四五年三四年的工夫在河南,奉天,甘肃,发掘了不少,他研究的结论是中国文化在商代以前的仰韶文化,为公元前3000年。他根据的是,发现的无金属;比较起来,近中亚细亚波斯南的Anau地方,美人发现陶器;法人在印度西北发现类似的陶器;欧东巴尔干以及印度发现的Harapa,Mohenjodaro二古城也有相似的陶器。因此他认为在公元3000年前,与西方各处有直接关系。

  安徒生在发掘上,个人觉得他是功过参半,他的方法还不精密,非科学者最成功的方法。他在甘肃,因为想急于有成绩,收买陶罐,以至回人在地下率意捣掘,像现在河南打窑子一样,结果不知毁坏了许多材料。个人觉得我们并不注重在整个的结果,唯一在精密,一步一步地去记载;我在西阴村所掘得的东西,现存在清华,若随意拣出一片来,可以知它原来在那一地层,在什么位置,次序都可一一明瞭的。

  这次发掘研究的结果,与安徒生虽没有大异,但有几点很不同。

  安徒生注意带彩色与不带彩色(灰色)之分,以为带彩者为自西来,不带彩者为原有的。我以为它们的土质都相似,带彩色不带彩色没有这样大的区分。英人Frankfort把欧洲带彩色时期文化作一总结账,结果,一元论是打破,带彩陶器并不来自一源,并评安徒生研究的结果,怀疑与Anau没有关系。所以现在仰韶期已不可靠,安徒生的结论根本摇动。个人的意思也是这样,中国带彩色不带彩的有密切关系。以经验而论,如带彩色的来自西方,则彩色细致的陶器应当在来源先及的地方,但事实上恰反,愈西愈粗,仰韵的精细,甘肃的粗。所以带彩陶器来源不能不怀疑了。个人研究所得,中国在有文字之史前已有文化,为固有文化;这在山西南部有十几处。这文化与后来的文化有没有关系,或是这时期的文化完全沦没了,后来的文化是另起的。这时期的文化与西方历史有何关系?又与甲骨文关系是并行的,还是一条线上原来的文化?这些都是重要问题。

3

品名:带卜辞龟腹甲

登录号:R04491

材质:骨角牙贝器-甲骨

出土地点:河南省安阳县小屯

所属遗址名称:小屯

所属遗迹名称:小屯灰坑127

所属发掘单位:SYPC113

尺寸(测量):长(全器)24.4公分、宽(全器)20.2公分

保存状况:实物多处破损、无尾甲,多明显裂痕,黏合处膠痕明显。

功能:宗教、礼仪用器

记录类型:大陆考古-甲骨

  还有两件发现,(一)是法人Pere Teilhart在河套发现旧石器时代遗物,在10000年前。以前只知道中国有新石器时代,现在可证明中国有旧石器时代。

  (二)北平南发现人牙二,经协和大学教授考定与爪哇人猿同时,在冲积期以前,十几万年以前。足见中国本地之有人类,在史前了。

  人种来源问题到现在有非洲亚洲两学派,各自持论,经上面这几个发现,现则以亚洲说胜了。

  我们考从前的历史,材料之可珍贵,那考古的方法就不能忽视;以与中国全体民族有关。以前讲历史,方法很不注意,从人类全体历史关系来看,不能不注重掘地法之考古学,考古学都有地方性的,如希腊考古学,埃及考古学,都与疆城有关系。中国考古学现在最要紧的是保存方法。各地方地上古迹的毁坏,地下古物的损毁,不知多少;地面上古迹保存,各地设普通博物馆,愈多愈好。地下古物,最重要的要先有问题,有了目的去发掘,总能注意到各方面细微的物事。若鲁莽从事,一定毁残了固有的材料,不如不动将来还有发掘的机会。就历史这学问的立场而论,不与古董客一样,材料不在完整大个,大小是同等价值的。

  我这次到美洲欧洲非洲,绕地球一周,此行目的为考察他们的方法,美国可说从前是没有历史,可是博物馆每州每县都有,无地不用地方上力量去保存。欧洲的成绩犹堪惊异,过去已整理得很好,现在犹进行不已;埃及学者对于发掘的精细,是梦想不到的。中国地下的材料,真是遍地黄金,一扒总可扒出些来。可是不去工作,或工作也不精密,损毁许多固有的材料;以致英,法,美,德,各国的人都以人类全体历史的关系来向我们吵,我们自己若不去工作,还等待什么呢?

  我们希望政府获助,希望有兴趣的人参加,多多受一些训练,这不但是人类历史上应做的工作,也可是应付外来的趋势啊!

    (附白)此篇为李先生在中山大学所讲,讲毕李先生即离粤,故不及请正,

      记述者负责。十八年十一月八日。

 

 

 

(二)

广西前途和瑶山研究

辛树帜先生讲

永研笔记

 

  记者按:苗瑶问题,为实现三民主义社会,造成中华民族所必须研究的问题;这种研究,岂只和广西前途大有关系而已吗。记者前接融县刘县长来教,言“去腊一适苗土,摄得影片十余帧,以实拙作苗荒小纪,此书分氏族、居住、饮食、衣服饰、婚姻、丧祭、歌谣、集会、器用、契据、诉讼、言语、物产、娱乐、巫觋、杂志一十六门,都四万余言,将来出版(由上海商务书馆),苗民社会得介绍于国人之前,使国人注意同化问题,而援此弱小民族于地狱之下,则差可为告。”已觉不胜欣喜!今又得辛树帜教授领带中山大学生物考察团,到本省中部瑶山地方,作科学的考察与研究,更不啻空谷足音,跫然色喜了!这篇讲词,因时间匆促,似未能尽量报告及发挥,而且辛先生讲得太快,记时不免有挂漏之处,沧海遗珠,诚非得已,笔之于书,冀引起大家研究的端络,文词挂漏,总望辛先生及读者幸是正之!

4

5

图为1930年国立中山大学生物系庞新民老师在史语所刊物《集刊》中发表的《瑶山调查报告》中关于瑶族传统刺绣中图案寓意的研究。

6

图为在东山柏园史语所旧址举行的展览中,著名作曲家解承强在辛树帜先生、石声汉先生瑶山考察展版前讲述自己多年采集及创作瑶歌的心路。

 

辛树帜教授在柳州各界欢迎会演讲

永研笔记 民国十七年、七月二十八日

民国十七年、八月十一日

 

  诸位:

  我们尝尝听说中国地大物博,这的确是真话,有些人说:“地大而物不博”,其说只要地大,而物自博了。比方瑞典的水电,那有什么天然的水力,差不多完全用人力造成的;及其效用,所有铁道火车,机器工业,多由这种机动力发出。看来广西滩多水急,如伏波滩弩滩等处、若发水电,比较瑞典,当然于易发达,广西煤矿蕴藏,虽然不甚丰富,但能整水电,也就可以。只怕我们没有坚强的急志和努力、不能与瑞典比美罢了。兄弟这次与生物考察团到瑶山地方,见有许多处很多自然的森林、如果我们勤于种植、那么,全省都会成为林国。广西山地很多,到处都有岩石,尤其以石灰岩为多,这些石灰岩,都是天然的士敏土原料,和铺路面的良好碎石,孙中山实业计划,已经常常说到振兴广西交通实业的计划。如果我们能够努力做去,衣,食,住,行几项民生问题,大概都可以解决了。

  我们感觉到广西前途,可以乐观的地方,还有一点。就是广西政府这种建设的精神。兄弟由西比利亚到海参威,见有不少的山东同胞,在那里拖辫子,扎小脚,当时给予我很大的刺激。后来由北方到湖南,觉得社会上一般青年和做事的人,都没有一番振作和发皇气象。一到了广东,觉得比较上算有些建议。最后到了广西,才觉得气象甚好。比方公路哟,整理财务哟,普及教育哟,一切事件,好像很有步骤,很能作为,比北方各省当然好些,就比广东,进步也快一点,举一个例,好像赌番摊,去年经过各埠都是有的,这回到大湟江口,已经禁绝了,而且街道打扫得很干净。这可见广西社会的进步,和广西政府做事的步骤了。照这种精神做去,持之以恒,广西革命建设,必然成功无疑,普通文化发达,靠两个要素:

  1、身体——要有野蛮人的身体,

  2、精神——要有文明人的精神。

  广西在清代的时候,太平天国起义,那时节广西人很出风头。孙总理领导革命,人才多处于广东,而广西首先附和,成为革命策源地之一,现在的建设事业,亦首推广西为猛晋。广西人精神既不错,身体亦不见得柔弱。那么,具备文化发展的两条件,广西前途,当然很有希望呢。

  这次到广西来,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在瑶山里面。各位须知道这个瑶山地方,乃是学术界的宝藏,生物尤其繁多。这次所采集的,单讲动物,高等哺乳类,就在一百三十个以上,其中以鼠科为最多。至于鸟类,共得了一百一十三种,一千余只之多:原来鸟类到处迁徙分布,此处有者,别处也许会有,但此地多是留鸟,很少外来的,就中最多的是啄木鸟。又得昆虫约两千个,共六七百种,多□翅科,这不是昆虫的天国吗;此外爬虫约得六百余个,占中国爬虫种类二分之一强,就中多恶毒的蛇,咬人甚至丧命。

  瑶山的植物,地带极为明显,隔将其山的高度排列,可以弄成一个简明的表——

  一,亚热带——由山麓八〇〇尺——一九〇〇尺 此带多森林,又可名森林带。

  二,竹林带…由一九〇〇尺——二七〇〇尺

  三,石南科植物带…由二七〇〇尺——三五〇〇尺

  四,石松带…由三五〇〇尺——四五〇〇尺

  这种明显的分带,在研究上是很便利的。可惜我们这回没有携带帐幕,只到石松带而止。要是有呢,我们必定上到山顶考查考查了。

  我现在希望瑶山研究能够成功,对于新广西的建设,必然有相当的帮助!

 

民国十七年,八月一日于柳州整理讲稿

 

 

 

  注释:

  [1] 岱峻:《李济传》,北京:商务印书馆,2021年,101页。

  [2] 《传记文学》(台湾),1976年第28卷第1期。

  [3] 国立中山大学语言历史学:《国立中山大学语言历史学研究所周刊全集》第2,北京:国家印书馆出版社,2011年,207页。

 

  (注:以上图片由阿瑞先生提供。)

  (本文由阿瑞推荐,南粤古驿道网采编整理。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南粤古驿道网联系。)

责任编辑:彭剑波 周文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