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衔将军单印章(10):从平津到江南
2022-08-31 下午 02:40   作者:单小英   
分享

  1948 年11月17日,东北野战军按照中共中央军委 1948年11月1日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对部队进行了整编。第六纵队第十六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三军第一二七师,所辖第四十六、四十七、四十八团,依次改为第三七九、第三八0、三八一团。

  辽沈战役解放了东北全境,此时在华北的国民党傅作义集团已成惊弓之鸟,随时准备向长江以南或绥远(今内蒙古西部)撤退。为了切断傅作义南逃西撤通路,中央军委要求正在进行休整的东北野战军主力迅速入关,包围傅作义各部,进行平津战役。

  11月24日,第四十三军第一二七师从辽西黑山地区出发,由北镇经义县、朝阳、凌源、平泉、宽城,从喜峰口越过长城,于12月12日到达河北蓟县地区。

  平津战役历时64天。1949年1月31日,人民解放军进驻北平城,北平和平解放。

  父亲到了师组织科,参加领导机关的工作,在首长的直接教导下,视野逐渐开阔,知道的事情渐渐多了,对事物的认识和分析逐渐深刻。用他自己的话说:“接触问题和认识问题的面渐渐宽了”。

 1

  1949年元旦,新华社发表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毛泽东主席在元旦献词中提出:“向长江以南进军”,“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号召。

  2月25日,第一二七师与兄弟部队一道经阜城、南宫、南乐、兰封、淮阳等城镇向汉口以北地区前进。

  部队当时没有干部工作部门,干部工作部门的事也由组织工作部门承担。南下路上,党员的教育、发展、过组织生活等,由组织部门负责;干部的考察、调配、任免等,也由组织部门负责。

  “组织科在党委的意图下管干部,该提的提,该调整的调整,选拔干部,这个工作很重要。”

  要记录部队的情况和各种资料,部队人员的增减变化等情况,每天都要收集并上报。父亲说:“我在师政委张池明领导下工作,一路上,工作我听他的。他大概也觉得用我比较顺手。”

  历时 40 余天,行程 1200 余公里,一二七师在4月8日到达武汉以北黄安(今红安)地区,胜利完成进军任务。

2

第一二七师于五月中旬渡长江。

  “我们是在湖北黄冈过的长江。过江时大概是两个排一个连乘一艘船。过江战役中,原来三七九团的政治处主任李荣桂牺牲了。他当政治处主任时,我是他的组织股长。”

  “渡江后,我们部队主要活动在武汉南京之间,后来到了江西。这段路走得比较辛苦。渡江以后,就进入了夏季,天气热、雨水多、蚊虫多,由于北方部队没有蚊帐、雨具,因此病号就开始增多,很多人都发病了。北方管这个叫做‘打摆子’。一个连本来就只有60—70人,由于这种病传染性很强,于是连送病号饭的人都少了很多。”

  1949年7月,第一二七师参加湘赣战役。湘赣战役期间,正值南方的盛夏,天气炎热,多雨,蚊虫又多。北方战士初到南方,水土不服,部队大批发生痢疾、腹泻等多种肠道疾病。又缺少雨具、蚊帐,长期被蚊虫叮咬,先后有近70%的人感染疟疾。湖北、江西一带,地形复杂,山陡路窄,一下雨,地上泥泞湿滑,人员、骡马堵塞,一不小心就有堕下山崖的危险。为了追击敌人,部队经常长途奔袭,高强度行军,非常疲劳,有的战士跑着跑着就中暑或突发疟疾倒下,有个别病员掉队被反动地主武装杀害,热、渴、淹、摔、病死等非战斗减员严重,马匹也有较大损失。指战员们所感受到的艰辛是东北数年来所没有遇到的。第四野战军给所有参战部队的信中写到了部队当时的艰苦和困难:“你们在执行南进任务的途中,特别是最近恰遇天热多雨的时期,你们所受的艰辛,我们都是知道的。你们是在烈日或暴雨下前进着,是在疾病的侵蚀下前进着,是在崇山峻岭、羊肠小道和河川阻隔的条件下前进着,是在睡眠不足、异常疲劳的情况下前进着……”,部队的非战斗减员甚于战斗减员。渡江之后的这一段南进征途,被战史称之为“无异于长征之千辛万苦的淫雨暑热江南路”。“部队到了江西后,全都走不动了。因为病号太多,掉队也太多,部队走不动。这样就休整了差不多两个月。”

  湘赣战役结束后,7 月下旬,第四十三军奉命在江西宜春地区进行休整,开展“人强马壮”运动。第一二七师进至在宜春以东下浦彬江街等地。

  宜春休整时,父亲从师政治部组织科调任第三七九团政治处主任。

  休整期间,部队想了很多办法,突击治病防病,努力改善生活,减少操课时间,以尽快恢复战士们的体力。根据上级的指示,师、团都深入进行“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思想教育和形势任务教育,克服“厌南思北”的思想和对南方的盲目恐惧心理,明确了进军广东的作战任务,坚定克服困难的信心。

  为了防止蚊虫叮咬感染疟疾,部队煮了防疟疾的草药给大家喝,还配发了部分雨具、斗笠、水壶和蚊帐,但配发的这些用具既简陋且远远满足不了实际需要。

  “大家都有一块雨具,就是用布涂上一层胶的塑料,那个时候都是粗布,厚厚的还不防水。下雨天人穿上雨衣,外面是一身水,里面也是一身水。”

  战士们便因地制宜,发明创造。江西竹子多,战士们便自己动手制作竹筒用来装水;“夏天南方蚊虫很多,蚊子咬得厉害,发的蚊帐不够用,我们自己制作土蚊帐。把蚊帐扯成若干小块,每人发一块,脖子以下就用被单裹着,把这块蚊帐布缝在被头上罩着头脸,要不然喘不了气。江西的七月天,在这样的蚊帐里睡觉又闷又热,但再难受也比被蚊虫咬了得疟疾强啊!”父亲说。

  第一二七师在宜春休整了40天。在“人强马壮”运动中,第三七九团九连荣获军授予的“人强马壮直抵广州”锦旗。

  9月9日,根据中央军委确定的大迂回大包围作战方针,第四野战军10个军分为三路向两广挺进。

  9月10日,第三七九团为军、师的先头部队,由宜春出发,到南康(今为赣州市辖区)一带待命。

  父亲说:“部队到赣南,又休整了一段,开会讨论作战前准备。这期间召开了著名的‘赣州会议’,只是我们都不知道。对于开‘赣州会议’,大家是后来看军史才知道。当时部队就是休息几天,洗衣服、休息、治病、加紧时间训练。上级干什么,师以下都不会知道的,具体情况只有师长、政委才知道。信息依靠口传,团长政委与师长政委在开会,我们只要把主要的信息记住就行。”

 

  资料来源与注释 

  ①军事科学出版社 1990 年 10 月版《铁军雄风》页 367—368:“从江北到江南,时值赣西多变的夏日,一路虽很少遇到劲敌,但这段行程地却是渡江以后最难行的‘长征路’。

 

  相关阅读:

  无衔将军单印章:(1)(2)(3)(4)(5)(6)(7)(8)(9)

  

  (本文节选自单小英著《无衔将军单印章》)

  (原文刊登于公众号“浪花淘尽东逝水”,南粤古驿道网采编整理。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南粤古驿道网联系。)

责任编辑:吴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