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城市与乡村近代化进程:广州行商庭园之三 岭南建筑在大湾区(10)
2021-06-14 上午 11:00   作者:王河   
分享

  编者按:

  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城市与乡村,岭南建筑既是外在的载体,也是灵魂。岭南文化作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较具特色和活力的地域文化之一,源远流长。岭南建筑作为岭南文化的重要载体,富含岭南文化的精髓。千百年来,岭南建筑经过历代建筑匠师的辛勤劳动,充分利用了岭南的自然资源,结合老百姓的生活特点,形成了风格独特的建筑艺术,在中国建筑之林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如今,粤港澳大湾区正承载着新时代的重要使命。三地的历史、民俗、语言以及建筑风格同根同源,如何在历史中溯源岭南建筑的源头,呼吁更多的有志之士挖掘、抢救、复活珍贵的历史文化与建筑;又在新时代中迸发岭南建筑及设计的灵感与创新因子,用岭南工匠精神“智造”湾区,让建筑当随时代成为新的思考。

  有鉴于此,南粤古驿道网邀请联合国国际生态生命安全科学院院士、广州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硕士生导师、南粤工匠、南粤古驿道网特约撰稿人王河博导共同推出《岭南建筑在大湾区》系列,尝试通过众多学术话题的碰撞与探讨、不同设计案例的剖析与畅想,漫谈岭南建筑悠长的历史、全新的活力。

  中国近现代建筑艺术是伴随着封建社会的解体,西方建筑的输入而形成的,它的发展与每一阶段的社会体制、生产、生活方式和审美趣味有着直接的联系。中国城市早期的现代化转型也是在外力的推动下、从通商口岸城市开始的,从传统的封建型城市向近代的资本主义型城市转型,出现早期现代化的趋势,并向内地城市辐射。而在民间,乡村的近代化进程,尤以侨乡为样本,海外华侨所产生的推动作用成为一股重要的力量。

  本期将探寻岭南城市与乡村近代化进程中的广州行商庭园。

 

  二、潘长耀花园

  潘启在世时,有一位同乡侄辈潘长耀,与潘有度同辈,在18世纪末,也在广州从事对外贸易,并于1796年取得洋行执照,开设丽泉洋行。丽泉行开业于嘉庆元年(1796年),随着潘长耀于道光三年(1823年)去世,丽泉行随即于翌年破产倒闭,由清政府拍卖其遗产。丽泉行存在时间只有28年。

  潘长耀于19世纪初期极短时间内,在西关地区营造了自家的庭园,园址大抵在今荔湾区龙津西路以西、逢源大街以北一带,紧靠原有的荔湾涌,占地约在1公顷上下。当年,外国人称之为“宫殿式的住宅和花园”。从所引两幅绘画中,可见庭园的部分风貌。整个庭园范围由较高的围墙围护。庭园本身范围内,再划分为若干部分,以较矮的围墙或镂空花墙分隔开,围墙或花墙之内是庭院,之外是较为开放的水庭和园景。水面上有景石、珍禽,有雕饰的游艇。花园中有假山。临水的凉亭,塑荷叶为盖,甚为罕见。在整个庭园建筑中,两层楼房占有较大比例,楼上有敞厅、游廊或露台,往来相通,建筑装修雅致精美(图6-37、6-38、6-39)。潘长耀逝世后一年左右,丽泉行倒闭,其遗产被清政府拍卖,为伍秉鉴的大儿子伍元芝投得。

1

图6-37  1908年广州西关和荔湾涌一带地图(①潘长耀花园大致范围②海山仙馆大致范围③今日之荔湾湖。引自曾昭奋主编 《莫伯治文集》)

2

图6-38  潘长耀花园(T.Allom作,版画制作:S.Bradshaw,引自梁嘉彬《广东十三行考》)

3

图6-39  潘长耀花园(T.Allom作,版画制作:C.T.Dixon,引自梁嘉彬《广东十三行考》)

  三、伍家花园

  伍国莹(1731~1800年)自闽入粤,约在1790年任同文行司事,不久即辞职创立怡和行,但实际操作者为其子伍秉鉴(1769~1843年)及其孙(秉鉴三子)伍崇曜(1819~1863年)。嘉庆十二年(1807年),怡和行跃居广州行商第二位(仅次于潘氏之同文行),嘉庆十八年成了行商之首。伍崇曜逝世之后,其商务活动随着十三行制度的取消而逐渐收缩。

  伍家之定居河南始于嘉庆八年(1803年),道光十五年(1835年)建伍氏宗祠(以溪峡为祠道名)崇本堂之后,继续扩建花园万松园。祠及花园旧址在海幢寺以西,运河以东,占地约百亩。《广州城坊志》卷六记嘉道间事:“万松园在河南,南海伍氏别墅,收藏法书名画甚富。嘉道间,谢兰生……辈时相过从,园额为谢兰生书。”

  从当年外销画家所绘图画中,可见伍家花园的部分风貌。其中两幅反映花园之水面虽不辽阔,但水道深远,景观丰盈,平台、凉亭、廊桥,榕树、芭蕉、盆花,具岭南特色(图6-40、6-41、6-42、6-43)。

4

图6-40  伍家花园(水粉画,传为关联昌作,19世纪中叶,引自《珠江十九世纪风貌》)

5

图6-41  伍家花园(水粉画,关联昌作,约1855年,引自《The Decorative Arts 0f the ChinaTrade》)

6

图6-42伍家花园之流杯亭(油画,中国画家作,佚名,引自曾昭奋主编 《莫伯治文集》)

7

图6-43伍家花园照片(摄影者及年代不详,引自曾昭奋主编 《莫伯治文集》)

  四、海山仙馆

  潘仕诚(1804~1873年或稍后)不是行商,他的父亲潘正威是潘有度的族亲,约于乾隆末年至嘉庆初年来粤,因未获行商执照,而经常借用潘长耀的行商执照作掩护,进行贸易活动,也发了财。潘仕诚于道光十二年(1832年)获选副榜贡生,因在京捐巨款赈灾,被赐举人,又报捐了郎中,在刑部供职。潘仕诚连续捐款,都是在他30岁左右的时候,他还未有那么大的经济实力,很有可能是动用他父亲的财富。

  广州城西荔枝湾,系南汉昌华苑故地。道光四年(1824年)南海人邱熙在此建成唐荔园。道光十年以后,唐荔园被潘仕诚购入。潘仕诚辞官之后,倾全力经营海山仙馆,(原唐荔园成为海山仙馆的一部分)并在此进行一系列文化活动,所集法帖刻石等有一部分保留至今。潘仕诚逝世之后,园产被官府籍没,因范围大,只能分割拍卖。作为一座大型园林,海山仙馆只存在40余年。其遗址在今荔湾公园西南部至珠江东岸一带。

8

图6-44  海山仙馆园景 (T.Allom作,版画制作,引自梁嘉彬《广东十三行考》)

9

图6-45  海山仙馆主楼建筑群(法国人Jules Egirin摄于1844年,引自《海山仙馆名园拾萃》)

  《广州城坊志》卷五记海山仙馆:“宏观巨构,独擅台榭水石之胜者,咸推潘氏园。园有一山,冈坡峻坦,松桧蓊蔚。石径一道,可以拾级而登。闻此山本一高阜耳,当创建斯园时,相度地势,担土取石,壅而崇之。朝烟暮雨之余,俨然苍岩翠岫矣。一大池,广约百亩许,其水直通珠江,隆冬不涸,微沙渺弥,足以泛舟。面池一堂极宽敞,左右廊庑回缭,栏檐周匝,雕镂藻饰,无不工致。距堂数武,一台峙立水中,为管弦歌舞之处。每于台中作乐,则音出水面,清响可听。由堂而西,接以小桥,以凉榭,轩窗四开,一望空碧。三伏时,藕花香发,清风徐来,顿忘燠暑。园多果木,而荔枝树尤繁,其楹联日:荷花世界,荔子光阴。盖纪实也。东有白塔,高五级,悉用白石堆砌而成。西北一带,高楼层阁,曲房密室,复有十余处,亦皆花承树阴,高卑合宜。然潘园之胜,为其真山真水,不徒以有楼阁华整、花木繁缛称也。”(俞洵庆《荷廊笔记》)(图6-44、6-45)。

  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夏銮《海山仙馆图》,该图并附有主人及诗友的题记及诗作,可能较真实地展现了海山仙馆的主要风貌(图6-46、6-47、6-48)。

10

图6-46  海珊山馆图(作者不详。潘仕诚于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曾撰文称家藏尺牍度于“海珊山馆”,此图园景或为海山仙馆之一部。引自曾昭奋主编 《莫伯治文集》)

11

12

图6-47  海山仙馆图(夏銮作,1848年,广州美术馆藏,转引自曾昭奋主编 《莫伯治文集》)

13

图6-48  海山仙馆遗存《历代名人法帖》刻石之一 (苏东坡题画诗《广州城坊志》卷五:“海山仙馆筑回廊三百间以嵌石刻”,转引自曾昭奋主编 《莫伯治文集》)

  上述五家花园,有三家属于当年广州行商,可称之为行商庭园。行商庭园的出现,是岭南庭园发展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岭南早期近代建筑中西交流的重要载体,虽然这些行商庭园仍然为传统的岭南庭园形制,但其格局和建筑表现轻巧而明快,已经受到了西方文化的影响而开始表现的更加简约和贴近生活,表现出了岭南行商们对西方建筑文化的接纳和运用。 

 

  本文摘自中国建筑文化研究文库《中国岭南建筑文化源流》王河著

 

  作者简介:

  王河,博士、博导,联合国国际生态生命安全科学院院士,岭南建筑家,“南粤工匠”技能大师,广州大学建筑设计院硕士生导师,南粤古驿道网特约撰稿人。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自南粤古驿道网,欢迎转载。)

责任编辑:周文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