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里的广东:你好,南粤古驿道的新价值时代
2021-04-22 下午 03:48   来源:南粤古驿道网,采编自公众号“方塘智库”   
分享

1

  从广州市区驾车两小时,便来到珠海的岐澳古道。这里依山傍水、绿树环绕、历史遗存丰富、保护利用成效明显。南粤古驿道保护利用技术指导组专家黎映宇在讲起对岐澳古道的修复工作时如数家珍,每一处景点的命名、每一处设施和场景的建设理念、每一条道路的修复细节无不体现着匠人的精神、学者的严谨和艺术家的创作激情。

  黎映宇的介绍让我们行走在这条古道上的时候,不仅为沿途的自然风光所陶醉,这里曾经发生的历史故事和流传于沿线村落的民间传说也让我们听得兴趣盎然,更为这几年投身于南粤古驿道的发掘、保护、修复和创意的大量专家、学者、志愿者以及普通民众的工作热情所感动。 

  岐澳古道曾是清代的贸易要道和官道,也曾是连接内地与澳门的纽带,通过这条古道,中国的瓷器、茶叶、丝绸等产品被运往海外,同时将西方的物产和先进的思想也输送到内地——通过这条古道所完成的不仅是物与物的贸易和地区与地区的交流,更表现出丰富的文明激荡和文化融合的历史人文价值和推动时代变革的价值。

2

  在我们看来,南粤古驿道不仅为我们打开了一扇认识岭南历史人文变迁的窗口,还可以据此开启一段段精彩绝伦的中国大历史叙事,而今天,有关各方围绕南粤古驿道所展开的一系列遗产保护、文化挖掘和价值重塑等行动,也让我们直观而又真切地看到这些分布于岭南大地上的南粤古驿道背后所蕴藏的产业发展机遇、文化创新可能、乡村振兴逻辑,甚至是包括粤港澳大湾区在内的整个广东在文化复兴、文旅融合、区域协同、城市更新等领域和方面所呈现出的新的想象空间。

  价值重塑,古道新生。南粤古驿道经过几年的活化利用实践,不仅较好的改善了沿线地区的基础设施,已经初步建立的一系列品牌化的产品和服务,随着新消费时代的来临和一系列新的国家和区域战略的布局,让南粤古驿道已经具有和更多的时代关键词和国家战略跨界融合发展的空间和可能性,一个属于南粤古驿道的新价值时代已经开启。

 

1、活化利用,古道新生

  一般而言,南粤古驿道是指1913年前广东境内用于传递文书、运输物资、人员往来的通路,包括水路和陆路,官道和民间古道。

  在历史上,南粤古驿道的开拓和延伸,将中原文化与海外文化在岭南大地交汇融合,它与在地的自然风貌、历史文化和民族风俗等产生碰撞,不断构建起后来以广府文化、潮汕文化和岭南文化为代表的广东文化谱系,甚至有人提出,“踏上南粤古驿道,可以走入广东的心魂”。

  今天,哪怕是仅仅从文化复兴、文旅融合、产业转型和乡村振兴等角度来看,依托于这些被发掘出来的南粤古驿道,沿线地区已经具备了开发多元化产品和服务的条件和基础,南粤古驿道已经并将继续成为广东创新性推进文化复兴、文旅融合、产业转型和乡村振兴等领域转型发展的重要资源依托,战略意义明显、价值贡献多元,市场潜力巨大。

  也正是在与此相关的综合背景下,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化自信和“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活起来”等重要讲话精神,助推乡村振兴和生态文明建设,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和创建“文化强省”战略,2016年以来,广东省开展了南粤古驿道保护利用工作,致力于推动古驿道沿线文化、旅游、生态、村落、遗产等丰富资源的挖掘、保护、活化与利用。

3

  经过多年的努力和实践,不仅使得南粤古驿道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了展现广东历史底蕴和文化自信的平台,还直接构成了推动广东地区(尤其是南粤古驿道沿线地区)转型发展、创新发展、平衡发展、充分发展、高质量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资源支撑、要素支撑、品牌支撑和平台支撑之一。

  按照官方的统计,近6年来,广东省已完成全省古驿道普查,累计发现了分布在全省21个地级以上市、102个区县的906处古驿道遗存和233条古驿道本体;完成了《广东南粤古驿道保护利用总体规划》编制,出台了《南粤古驿道保护与修复指引》《南粤古驿道标识系统指引》等系列指导文件;保护修复了18条28段,总长1280多公里的古驿道重点线路,保护修缮了一批历史文化遗存,深入挖掘了古驿道上的红色文化,打造了若干条“南粤古驿道红色之旅”文旅线路,开展了“古道学”基础理论研究和实践活动;通过“古驿道+文化”“古驿道+体育”“古驿道+旅游”“古驿道+产业”等创新模式,为沿线村镇带来了积极的社会及经济效益,南粤古驿道已经成为广东省助推乡村振兴、精准扶贫、全域旅游等发展战略和规划的有力抓手和新时代广东的一张靓丽名片。

  公开的资料显示,仅从目前已经梳理出来的与南粤古驿道有关的文化资源、自然资源和遗存来看,就已经几乎覆盖了整个广东全域,这些南粤古驿道及相关遗存,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行走、体验和传播,古道本体、沿线的关隘、门楼、驿站等静态的历史文化遗存被重新激活,南粤古驿道从古代的运输网络衍变为今天承载旅游、生态、经济、民生等领域价值显现的重要载体。

4

  可以说,南粤古驿道在沉睡和被遗忘了很多年以后,正在经历着一次被唤醒的过程,并在很大程度上给南粤大地以新的定义和可能——南粤古驿道被重新唤醒的过程,也是一次综合的价值重塑过程。

 

2、价值追问,活化根本

  我们最早接触并关注南粤古驿道,与我们对广东文旅的关注和研究是有直接关系的,在我们看来,至少从2018年开始,谈广东文旅,不可回避的关键词之一是南粤古驿道,这是因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南粤古驿道不仅在挖掘、保护、传承、推广等方面已经形成了很好的基础,而且在空间规划、文脉梳理、产品和服务创新等方面已经成为广东文旅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种由点到线、由线到面、由面到城甚至整体统筹整个区域的创意和策略安排,不仅为一个区域内的文旅资源提供了一个产业化、产品化和市场化的认知视角,还为文旅化地审视一个区域的转型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思路。

  在我们看来,虽然从一开始广东省有关方面并没有将南粤古驿道申请世界文化遗产作为南粤古驿道遗产保护和活化利用的重要目标,但是,如果南粤古驿道成功申遗,真正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文化名片,将进一步推动关于南粤古驿道价值认知体系的创新研究,通过一系列丰富的文旅产品和服务的创设和运营,形成一套关于线性文化遗产的更具创新性和创造性的保护传承机制和市场化运营机制,还将为全国古驿道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开发做出示范。

5

  中国秦汉史研究会会长王子今在其《驿道史话》一书中曾提到,“交通系统的完备程度,决定文明圈的规模,同时也影响着各个文明圈之间的联系”,“古代驿道与驿站等构成的驿传系统,恰如通贯中国文明体系的经络。中国文明的升级与活力的焕发,也体现出驿传系统的作用。中国古代驿传系统的较早形成,以及较早具备了相对完备的结构形式,较早表现出相对迅捷的工作效率,是中国文明创造的杰作之一。”

  所以,在王子今看来,“讨论中国古代驿传系统的形制、特征及其历史作用,无疑有助于更准确地理解中国古代许多有关的历史文化现象,从而更真切地认识中国古代文明的若干特质,更具体地说明中国古代文明演进的真实历程”。

  对此观点和判断,我们很是认同,也正是基于这些逻辑和背景,在我们看来,今天我们对南粤古驿道的价值本质之追问,也是对岭南和中国乃至世界的文明演进的真实历程之追问,还是对这些散布于岭南大地上最安静的风景的历史性和人文性之追问。我们立足于南粤古驿道的历史人文价值本质和现代生产生活方式以及现代化产业体系,对其构建展开的一系列活化利用行动和实践,不仅伴随着针对南粤古驿道多元价值的思辨,还直接牵涉到针对南粤古驿道多元价值的变现——如果没有足够丰富的社会价值、市场价值、商业价值甚至是投资价值的持续变现,不仅围绕南粤古驿道所展开的体验性的活化利用是不可持续的,甚至围绕南粤古驿道所展开的相对纯粹的考古挖掘、价值研究、遗产保护和文化传承等也是不可持续的。

6

  而这些逻辑、背景和思辨,都是我们重新唤醒南粤古驿道这一岭南大地上厚重的自然、历史、人文资源的前提,也是我们致力于推动成就一个“南粤古驿道的新价值时代”的前提。

 

3、系统推进,静待花开

  当我们尝试对广东南粤古驿道做更多的了解和研究时,让我们颇为吃惊的是,南粤古驿道经由广东省政府明确提出并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后,与此相关的学术研究、战略规划、基础设施、品牌包装、平台建设、体育赛事以及文旅产品和服务的落地等等,很快进入了快车道,并积累了大量的成果,基本形成了保护性开发、矩阵式推进和产品化利用、产业链延伸的效果。

  再加上后来又开始与粤港澳大湾区文化遗产游径的建设相结合,不仅在历史人文主题上实现了更加垂直化和具体化的产品设计,而且将南粤古驿道进一步延伸到城市空间,推进南粤古驿道从线到点到网的不断丰富,南粤古驿道在广东省域范围内全覆盖的空间格局基本形成。

7

  在我们看来,经过六年的努力,南粤古驿道作为一个具有人类遗产挖掘、中华文化传承、文化旅游开发、体育赛事服务、社会治理创新、乡村振兴实践、区域协同发展等综合属性的品牌,已经具有一定的IP属性,并在统一的IP之下,不断构建和丰富着多层次的产品和服务矩阵,不断完善着颇具创新性和创意性的产品和服务体系。

  接下来,如果能够在更加系统性和专业性的界定清楚南粤古驿道多重文化价值内涵的基础上,在政府引导和监管的前提下,大胆引入市场运营主体,构建相应的市场化运营机制、平台、产品和服务,在更具文化敬畏感和历史传承性的保护、传承、活化、利用理念指引下,寻求文化价值和市场价值、社会价值甚至是商业价值和投资价值的最佳结合点和平衡点,将能够为南粤古驿道更具综合性的价值实现提供更多元化、更可持续的发展动力,从而推动南粤古驿道的活化利用进入新的阶段。

  当然,在我们看来,无论是从直接的财政资金补贴来看,还是从战略规划安排、政策扶持设计、社会力量动员、媒体宣传策动等方面来看,近年来,以广东省自然资源厅为代表的有关部门和政府机构,都做出了大量的工作和努力,也取得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成果。哪怕是站在新的时间节点和发展阶段来看,我们也非常坚定的认为,针对南粤古驿道的遗产保护和活化利用,始终离不开各级政府部门和机构的直接参与,包括直接的财政资金投入在内的一系列支持内容,都将直接影响到南粤古驿道的遗产保护、文化传承和活化利用的效果。

8

  不过,在对这些年来政府推动下的一系列活化利用活动、品牌和项目保持充分的敬畏和赞许的前提下,也希望能够站在市场化和产业化的角度做出一些创意和建议,甚至支持和鼓励在一些存量的活动、赛事、品牌和项目运营中,给社会资本和社会企业的深度参与提供更充足的空间,尽快推进这些活动、赛事和项目的市场化运作——站在新的时间节点和发展阶段,充分考虑到南粤古驿道活化利用已经具有的良好基础,充分考虑到包括文旅产业在内的新的产业变革背景,充分考虑到人们新的消费习惯和生活方式对新的产品和服务的诉求,甚至是出于对越来越来多的社会组织、企业和投资机构对南粤古驿道活化利用所表现出的强烈兴趣和热情的回应,更多市场力量的入场,更多创新创业团队的加入,更多社会资本的投资等等,对南粤古驿道下一步的遗产保护、文化传承和活化利用都具有重要意义。

  在我们看来,市场化和全球化整合资源,大力推进围绕南粤古驿道活化利用的创新创业,高起点组建针对南粤古驿道活化利用的投资和运营平台,创新性推进南粤古驿道沿线文旅资源的产权清晰化改革,并向社会机构更多的开放等等,将成为影响甚至是决定南粤古驿道新一轮活化利用并真正迎来所谓的“新价值时代”的关键性因素和力量之一。

  此外,无论是南粤古驿道的价值传播、品牌营销,还是产品和服务的创新、产业链的构建以及产业生态体系的打造,都不是孤立存在的,不仅在两者之间具有直接而紧密的关系,更是与南粤古驿道新的研究体系的构建、南粤古驿道的国际表达以及南粤古驿道沿线地区的生态治理、社会建设、乡村振兴等问题具有直接而紧密的关系,跨界和融合应该是常态化选择。

  而且,在新的发展阶段,尤其需要对这些相关问题进行更具系统性、开放性和融合性的思考,这也是广东省有关部门、机构和市场主体进一步推进南粤古驿道活化利用过程中最基本的思维方式和工作方式之一。

  接下来,就让我们拭目以待,静待花开!

 

  (原文刊登于公众号“方塘智库”,作者为叶一剑,南粤古驿道网采编整理。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南粤古驿道网联系。) 

责任编辑:熊灿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