坪石众先师小记(二十三):社会学与史学大家董家遵
2020-06-03 下午 09:30   来源:南粤古驿道网综合整理   
分享

  董家遵(1910年—1973年),字悌孙,祖籍福建长乐,是我国著名社会学家、历史学家。

1

图为董家遵先生。


  求学不倦,结缘中大逾四十载

  董家遵在六岁时入学私塾,接受传统教育,孩提时祖父就以诗牌教学诗韵,学生时代在杂志上发表了多篇文章,文笔清丽。其在1930年由福建省立福州高级中学后,考入厦门大学社会学系;1932年,有感于时局动荡不安,愈发仰慕孙中山先生的革命思想,转学到广州中山大学社会学系,从此与中山大学结下不解之缘:1934年毕业后,董家遵经朱谦之等著名学者的推荐留校任教,历任社会学系助教、讲师,1940年晋升副教授,1942年晋升教授,1949年春,兼任社会学系主任。新中国成立后,留任社会学系教授兼主任,并一度兼任校图书馆馆长。1952年院系调整,转任历史学系教授,兼中国古代史教研室主任。

2

图为坪石老街。(国立中山大学校本部所在地)

3

图为1940年代的坪石街。

   从1932年开启在中大的求学之路到1973年1月7日因病辞世,董家遵在中大度过了四十一载的时光,与中大一起经历了诸多风雨,亲历了烽火中学术的艰难传承,见证了国家的荣辱兴衰。1938年,在随中大迁往云南澄江途中,他写成《旅次偶成》一诗,有“存拙十年停唱和”“穷极亦嫌铜臭腥”之句,表达了抗战流离中的清正坚韧。

  其又在同年所作的《沙滩》一诗中写到:“浅水深沙久滞留,船家惨喊我惭羞。生平抱负君知否,拓尽沙滩泛大舟。”表现了当时开展学术研究的艰苦和其在学术上的抱负。1943年,国立中山大学在粤北坪石艰难办学,师生都过着茅椽蓬牖、瓦灶绳床的生活,董家遵在这种情况下,仍发表了《我国“收继婚”风俗调查表》(1943年)、《隋唐五代的收继婚(附表)》(1942年)等数篇文章,足显“坪石先生”的风范。

 

  西学中用,开创中国婚姻史研究新里程

  董家遵先生的学术研究生涯,开始于中国社会学,后转入研究中国社会史,最后转入中国古代史研究。

  就中国而言,自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期开始,中国学术的大趋势已由西方学术的介绍转变为用科学方法研究中国问题,中国的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体系开始创立。其中,中国社会学的学术传统可追溯到国立中山大学和私立岭南大学。国立中山大学创办之初就开设了社会学课程,1931年在文学院创建社会学系,招收本科生,授文学学士学位,后又设社会学所,先后有周谷城、何思敬、傅尚霖、胡体乾、许地山、邓初民、萧隽英等学者在此任教。1939年,社会学系划归法学院。期间,社会学系师生开展了"石牌郊区生活调查"、"广东工商业调查"、"广东劳动调查"、"海南黎族调查"及"台湾社会调查"等,还编辑出版了关于劳工、统计、人口等方面的著作。

4

图为武阳司历史建筑。

5

图为武阳司法学院驻地码头。

  董家遵在这一时期致力于用西方科学方法研究中国问题,尤其致力于中国古代婚姻史、家庭史的研究,发表了《论近代才子佳人的婚姻》《汉唐时“七出”研究》两本专著,《唐末的经济恐慌与农民》(1933年)、《论汉唐时期的离婚》(1935年)、《清末两位社会学的先锋:晏几道与章炳麟》(1937年)等多篇论文,并做了不少调查统计工作,写成《历代节妇烈女的统计(附表)》、《论古代结婚的年龄(附表)》两文,研究成果十分丰富且意义重大。董家遵在那段艰苦时期关于中国婚姻史、家庭史的研究成果大部分收入其遗著《中国古代婚姻史研究》中。

6

图为董家遵史学著作《中国古代婚姻史研究》,由其学生卞恩才整理成书。

  《中国古代婚姻史研究》是时代学术大潮的产物,是国内最早用科学方法研究中国婚姻史的专著,于1995年 9月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国际法专家端木正先生为之作序,隋唐史专家姜伯勤先生执笔撰写前言。此书“企图将社会学的观点、民族学的方法,用以分析历史学的材料”,不仅对社会史贡献良多,对研究经济史、法制史、人口学等均有重要启迪。

7

8

民国二十六年(1938年)6月16日的《国立中山大学日报》上刊载了一则文章,介绍了近期国立中山大学社会学系与社会研究所获得的荣誉,其中就提到了董家遵获奖的新闻。

  现摘录全文如下:

社会学系及社会研究所的荣誉

言心哲教授为美国社会学与社会研究特约编辑

董家遵先生获中华文化基金委员会研究奖金

  本校社会学系及社会研究所教职员皆海内外社会科学界闻人,努力于学术讨求与社会科学研究,成绩昭著,声誉扬于中外,其所主编之社会研究(季刊)用中西文字印刊,不独于国内已获相当地位,在国际上亦获良好估评,太平洋国际学会,国际社会研究所等,皆乐意于研究上与之协作,最近刊印丛书有樟林社会概况调查乃局部参加研究之结晶。闻本学期该系言教授心哲先生受美国西南社会学会聘为社会学与社会研究(双月刊)特约编辑,该报乃美国四大社会学报之一,由南加利佛尼亚大学社会学系主任保嘉特氏主编,风行十余年;又闻该系教职员兼社会研究所研究工作董家遵先生,上月由中华文化基金委员会奖以国币五百圆为研究中国收继婚之用,该研究一部份曾在社会研究(季刊)第二期发表,闻该系所数年来由傅主任尚霖博士等苦淡经营,始有今日声誉,国内外社会科学界深为国立中山大学庆,社会学系及社会研究所之得人云。

9

图为岭南大学在粤北大村的课堂遗址。

  与国立中山大学有着在粤北办学同样经历的私立岭南大学在社会学科的发展上也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其社会学最初与历史学、政治学同属历史政治系,亦称社会科学系。20世纪30年代,岭南大学社会学日渐成熟,1932年设社会研究所,1937年更名为西南社会调查所,1948年又更名为西南社会经济研究所。该研究所集中岭南大学社会、政治、经济、历史学方面的著名学者和专门人才,对西南社会和经济进行深入研究,产生了许多极具特色的研究成果,董家遵所著《中国收继婚之史的研究》就曾于1950年5月作为岭南大学西南社会经济研究所专刊甲级第八种出版。

 

  为人处世,尽显谦谦君子之风

  董家遵先生无论在学术研究还是工作、生活上都保持着优良的作风,深得同辈欣赏、晚辈尊敬。

  曾在国立中山大学法学院任教的章振乾教授就是在董家遵的引荐下入职的,章振乾于1941年入职,1944年因坪石沦陷,随王亚南进入福建省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担任研究员和经济组组长一职。章振乾在中大任教的这段时期,正是战火纷飞、办学极为艰难的时期,其刚到坪石时就受邀暂住在董家遵家,生活上多受其照料。一次,章振乾将家里买米的钱借给了因政治问题连夜逃走的学生,第二天还是在董先生的帮助下才吃上了饭,可见董家遵解衣推食、慷慨助人的品性。

  国际法专家端木正为董家遵共事20年的同事,他们也同为中国民主同盟的盟友,多年在同一小组,私交甚笃。据端木先生讲述,他与董家遵最初结识是在1952年初,当时担任中山大学社会学系主人的董家遵在院系调整中态度端正,识大体、顾大局,绝无本位主义和个人主义的偏向,这种能摒除患得患失的心境,给端木正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暗暗生出敬佩之心。在《中国古代婚姻史研究》的序言中,端木正也对董家遵做出了很高的评价:“全书三篇重印董先生大著皆为1934年以后15年间所著,其间历经八年抗战,董先生随中山大学播迁流离,于授课之余,埋头研究,令人钦敬。”

  姜伯勤则将这位在学术及生活上都给予他很多帮助启迪的老师称为“一位诲人不倦的好老师”,“待人谦和、宽容、亲切,把弟子视同手足”。由此种种,可见董家遵为人处世颇有大家风范。

 

  2004年,即中山大学建校八十周年,中山大学出版了“中山大学杰出人文学者文库”丛书共16册,分别收录了在中大任教并在学术上作出卓越贡献的16位学者教授的著作,董家遵位列其中。《董家遵文集》编选自董家遵一生中正式出版的大量论著,全书内容分为中国的内婚制与外婚制、中国古代婚姻史论丛、中国收继婚姻之史的研究、中国奴隶社会史、杂论五编,在一定意义上展现了董家遵先生学术研究的范围和成就,也对后人从先师处汲取力量、承继坪石先生们的凛然风骨和优秀品质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参考文献:

  1.曹旅宁:《中国古代婚姻史研究》评介

  2.董家遵:《中国古代婚姻史研究》

  3.百度百科:《董家遵》

  4.《国立中山大学日报》第2449期

 

  (注: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由阿瑞推荐并提供相关资料,南粤古驿道网综合整理。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南粤古驿道网联系。)

责任编辑:洪惠 何洛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