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子丰:多次请愿北上抗日,牺牲前留遗书表抱必死之决心
2019-12-01 下午 05:23   来源:南粤古驿道网,采编自“清远日报”   
分享

1

抗日烈士黄子丰的儿子黄海青以父亲为榜样投笔从戎,参加了活跃在清远、番禺、花县、三水一带的抗日游击队。 

2

黄海青与老伴的退休生活舒心快乐。

3

黄海青对这枚写“中国人民解放军粤桂湘边纵队”的纪念章十分珍惜。

  “此行抱必死之决心,将永无相见矣。父亲年迈,望兄倍加侍奉,弟忠孝不能两全,……弟为国效忠,义无反顾”。1937年10月中旬,北上抗日之际,抱着必死之心的黄子丰烈士一心抗日视死若归,给胞兄留下了这样的绝命书交代后事。

4

图为黄子丰绝命书内容。

  勇敢善战,单骑突围找到援军解围部队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黄子丰的名字与南京保卫战联系在一起,即使因为后来的南京大屠杀,仍不应掩盖当时奋勇抗争的将士们的努力。而让黄子丰脱颖而出是在粤桂两军作战时,他被陈济棠提升为中校副团长,随后在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中奋勇杀敌,最终英勇殉国。

  黄海青生于1925年,出生前后父亲黄子丰就已入伍从军,黄子丰历经40多年的戎马生涯,黄海青与父亲相见机会不多。在他的记忆中,父亲长着长长的脸,身材高大威猛,“他的饭量很大,一次能吃十几碗,当然那个碗不会很大。”在他的印象中,爸爸并不严肃。黄海青的母亲过世得早,黄子丰就把他交给了姑妈的同学来抚养。

  根据黄子丰侄子黄振乾的回忆,黄子丰1893年生于广东连县三江镇(现属连南瑶族自治县),1918年至1921年在连州中学堂就学,后由胞兄黄渊介绍到粤军第三师任上士文书,子丰聪敏好学,屡获擢升,被提为上尉连长。1931年冬,黄子丰被调到第四师师部参谋处侦察股任股长,当时正值粤桂两军在广西边境玉林(原名郁林)地区作战。第四师因坚守玉林西南的北流镇,被桂军三面包围,师长张枚新多次派出联络人员寻找后续部队,均被桂军捕获或击毙,后来黄子丰自告奋勇单骑突围,连夜找到后续部队,给第四师解了围,并将桂军击溃。是役因黄子丰战功卓著,陈济棠接报后亲自召见黄子丰,并手谕将其由步兵上尉提升为步兵少校,时为1932年2月。1936年陈济棠下野后,第四师改番号为陆军第154师,黄子丰以少校参谋股长身份,被调至陆空联络参谋训练班学习陆空联络。1936年6月结业后,仍返154师服役,不久即被提升为中校副团长,所在部队为陆军154师460旅920团。

  而就是在这个时代,黄子丰的家庭生活并不宽绰,“1927年,我妈带我从三江到广州找我爸爸,不久她就去世了,当时我才三岁。”之后黄子丰曾把儿子送到姑姑家里寄养,后来又有继母养着,到了1937年抗战爆发,继母带着黄海青回连南三江避难,生活过得也很艰苦,只能靠叔伯的扶持帮助。而黄子丰生涯倥偬,并没有太多时间来看他,黄海青清楚地记得其中一次,“那时候我在东山的培正小学寄宿,我爸爸就来买糖给我吃,买了一大包糖。他有来过学校看望我,也曾经去过我寄住的那户人家那里看过我。”

  留绝命书:“抱必死之决心,为国效忠,义无反顾”

  就在这一时候,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满怀报国热忱的黄子丰,多次写信或当面给胞兄黄渊(时任广东绥靖公署少将军械处长),希望他代为上陈,希望北上抗日。1937年8月13日,上海抗日战事爆发,黄子丰再次向胞兄力陈抗日之愿。

  10月中旬,黄子丰所在部队奉命开赴上海,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黄子丰深知此去凶多吉少,当军列经过粤汉线的军田车站时,他用军用电报纸草写了一封遗嘱,寄给胞兄黄渊,内云:“六兄:弟于15日奉令北上抗日,17日全师开拔,此行抱必死之决心,将永无相见矣。父亲年迈,望兄倍加侍奉,弟忠孝不能两全,深感愧惶,望兄宥谅。所遗子女,年幼待晡,有劳兄长及七姐费心栽培。彩珊(继妻)年少,可留则留,不可留则任其意向可也。弟为国效忠,义无反顾,兄果能如弟之请,弟九泉有知,当含笑暝目。

  壮烈牺牲,黄子丰南京保卫战壮烈牺牲

  10月26日,黄子丰所在部队到达上海,布防在上海苏州河南面刘行一线。11月5日后上海沦陷,154师师长及920团团长均先后离开战场,黄子丰当时以中校副团长代理团长职务,奉令率部撤出东战场,退至南京外围休整。在撤出东战场时,由于南京统帅部迟疑不决,撤退时秩序大乱,154师巫师长及920团马团长去向不明,因此当时有人向黄子丰建议不必撤向南京,黄子丰当即拒绝,并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们这个部队有光荣的传统,不能贪生怕死,只顾个人逃命。”

  11月下旬,920团奉南京城防司令唐生智之命,参加南京保卫战,在南京外围旬容县构筑临时工事,准备大战。12月6日,日军以重兵两个联队进攻汤水镇,黄子丰率部死守,毙伤敌军大队长以下官兵七百余人。

  12月12日,唐生智下令守城部队突围,是时,920团兵力亦伤亡过半,黄子丰与少校团副张寿计议突围方向,分两路撤出战场,张寿率团部直属部队保护辎重向西南方向先行后撤,后经南京城郊西南沿陆路取道当涂进入安徽省境。黄子丰率团主力部队向正西方向直撤至南京城下,但南京城已先行被敌军占领。此时前无退路,后有追兵,黄子丰率部队强行向城北突破,攻占下关渡口下游数公里的小渔村,带领余部泅水强波长江(当时广东省部队都谙熟水性),并在两个小时内,在江心八卦洲登陆。不久,日军海军舰艇赶至派陆战队登陆进攻,黄子丰率余部与敌军苦战至下午,因弹尽援绝,除有他的随从卫士及一士兵泅水逃脱,被渔民救起外,全部官兵均壮烈牺牲。1938年夏,这名生还的卫士辗转流离返回广东,找到154师后,证实黄子丰为国牺牲。

  1940年6月,广东省第七战区长官部及省军区联合通知壮士家属:黄子丰已阵亡,并饬连县建立忠烈祠,把黄子丰等第一批连县籍抗日阵亡将士灵位安放祠内。忠烈祠设连州城北楼上。入祀抗日将士当时只有三十七人。黄子丰为陆军中校军阶,其灵位及遗像摆放在神位正中首位。

  子承父志,儿子黄海青加入抗日游击队

  当时的黄海青正在读初二,被继母带回连县的他也参加了公祭,初中毕业后,他就以15岁的小鬼身份加入到伍观淇领导游击队中,作为队伍里的政治工作队中最年轻的“小鬼”,他的日常工作是教村中的少年儿童唱救亡歌曲。

  “我也参加过一些战斗,有一次是在清远的界牌,”黄海青回忆说,日寇出动陆空军和橡皮艇进行大扫荡,我们掩护群众坚壁清野撤过北江西岸后,便在界牌一线拦截日军,展开激战,用缴获的日式“三八”步枪、手榴弹和轻重机枪抗击,“我也配有一支步枪和两支手榴弹。”

  伍观淇的游击队是一只活动在广州市北郊及番禺、花县、三水、清远一代的抗日游击队,后归编为第七战区挺进第四纵队。其首领伍观淇是粤军老将,曾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办公厅主任兼总参议,抗战时,他率领广东省第二游击区四支队用7000多人,有一次毙伤日军200多人的辉煌战绩。游击队生涯时有惊险,有次在祠堂里躲避,飞机飞临上空,在门前扔下一颗炸弹,吓得黄海青马上往后门跑去,幸好有经验的老伙伴们拦住了他,果然第二颗炸弹在后门炸开了。

  在返回家乡连县三江(今属连南县)后,黄海青多次辗转,时而求学,时而任教,在这个过程中,他还找到了自己的爱情。

  “我四六年认识他,他比我大八岁,当时我读初中,他是我的语文老师。我经常去借书,有不懂的地方就去问他,”爱人江明出生于1933年,比他小8岁,江明笑着说,他一点都不帅,而且因为在女人堆长大,性格就有点像女孩子。

  “那时候我家很穷,他供我读书,还跟我宣传共产党,我就要跟他去找共产党,去找国民党报仇。后来就找到了广州东北郊人民游击队。”江明介绍说,解放后两人先是被调到韶关,后又被调到始兴县做报社,没想到一做就是一辈子,如今两人的家庭已经是四世同堂。

  战时轶事

  黄海青回忆说,在抗战时期,走飞机躲避日机空袭已成了家常便饭。黄海青回忆说,在粤北大后方,空袭警报是“当———当当”反复地敲钟,同时放广播敌机X架,塘家湾起航”,到了“连江口北飞”就“当当当当”的打响紧急警报了。另外还有挂竹笼作为空袭警报,让人们除了听到又可以看到。即使是战时生活,但当时学校为避空袭而迁到乡下的山合塘村,依山伴水,不用走飞机了。到了暑假时,就更是惬意,每天未天光就吃光了早饭,同堂兄弟走飞机去到梅村、沿陂村一带,摸鱼虾、拾田螺,优哉游哉地不像是战时生活。

  后来黄海青又去曲江县上窑村省立艺术专科学校就读,因为校舍是在山边,对岸又是帽子峰高射炮,敌机不敢低飞,但街市上敌机就会轰炸,所以人们在茶楼饮早茶都是要吃一碟点心交一碟钱,否则遇上警报一响,顾客就走飞机溜之大吉,柜台就收不到钱了。

  后期,日军飞机被美军压制,就很少见到“走飞机”了。

 

   (注:本文部分资料参考黄振乾《抗日壮士黄子丰》)

 

  (原文刊登于澎湃号“清远日报”,作者为清远日报毛远策,南粤古驿道网采编整理。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南粤古驿道网联系。)

责任编辑: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