坪石街,楚粤通商的古镇
2019-08-12 下午 04:28   作者:何昆亮   
分享

1

图1 从下街拱桥头南望坪石街。

 2

图2 从上街三官坛北望坪石街。

   有点遗憾的是写这个题目的时候没有好的套题照片。70年前坪石街健在时没有照相机,10年前有照相机时坪石街却破损不堪了。上图拍摄的时间和角度都无法选择,因而无法满意。

  水牛湾到坪石街冇得(意为没有)好远,老人家讲:“大路八里,小路五里”。

  大路,即如今那条跨过白沙桥的省级公路,以前叫韶坪公路。受白沙河的阻隔,以前没有大路。民国十七年(1928年)冬韶坪公路修到乐昌,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公路贴着金鸡山,绕过独峰,跨过白沙河口,沿武水河左岸而上,经长尾洞、陈家坪、罗家头,可到平石街。平石街,是民国以前的通行写法。

  大路不通的漫长年代里,山下坪村、排岗村这边的人上坪石街,走的是传统的金鸡山渡——下渡小路,从金鸡山渡过河,走五里石板小路,到下渡凉亭再过河,过下渡村、肖家湾村,便达坪石上街三官坛城门口。

  金鸡山渡和下渡是两处古渡口,无人居住,“野渡无人舟自横”。金鸡山渡从铁路线有了坪石站以后成了大码头。直到上世纪80年代,从水牛湾这边上坪石街,从大码头过去仍是捷径。2006年“7·15”特大洪水冲毁了下渡的渡船,古老的“下渡”消失。

 3

图3 下渡村东岸古渡口遗址。

 4

图4 东岸古凉亭杳无踪影,石板古道被住屋阻断。

  水牛湾还是无名的不毛之地时,坪石已是三街四市的繁华口岸。

  塘口村朱家是坪石望族,传说明朝时候,街市在塘口村,许多外地人在那里开店,成了一条街。这些外地的生意人时常讥笑村中人邋里臘蹋。后来族中出了个中军老爷,忿不得耻笑村中人,坐官轿过街时特意要轿夫打横走,那村中小街不过是勉强容官轿直走的,若是打横过,两条街也不够宽。“过不得就拆屋!”那些开店的见势不好,只得迁走,寻到坪石村这边来,重新开张,于是有了坪石村的街市。

 5

图5 塘口村的码头,似乎印证了当年的繁华记忆。

 6

图6 塘口村的门楼之一。

  坪石街是什么时候建置的,民间没有准确的说法,没有具体的记载,官方的记载也不翔实。清同治十年《乐昌县志》说:“平石街有上、中、下三街,清道光以后开设,渐趋繁盛。”

  在当地几个大姓的族谱中,可以看出,在道光年以前很远,坪石就已成街市,只不过没有分上中下三街。

  当地民间的说法与后来的学者之研究结论大致相同。

  民国年间有学者说乐昌一城:“邑位于省会之北,地当楚粤通衢。从前海禁未开,长江、黄河流域诸省,其富商巨贾,莫不道经此间。”

  明朝曾实行海禁,禁止与海外通商贸易。永乐年间,海禁一度放开,这在电视剧《郑和下西洋》中有所反映。

  海禁最严时在清初。《广东新语•迁海》记载康熙元年至三年(1662年—1664年),清廷为了阻止沿海百姓支援接济台湾郑成功部队,下令让滨海居民向内地迁徙五十里,“于是麾兵折界,期之日尽夷其地,空其人民”,百姓们只得“仓卒奔逃,野处露栖,死亡载道者,以数十万计。”第二年“再迁其民”,“死者又以数十万计”,“自有粤东以来,百姓之祸,莫惨于此”。

  “从前海禁未开”之时,是明末清初,在道光年之前200年,距今400多年。

  和坪石街一样的是“地当楚粤通衢”,北方的富商巨贾到乐昌城之前,一样要“道经此间”,在坪石街转乘泷船而下乐昌城。

  清康熙乾隆年间,王氏家族乃坪石街首富,《王氏族谱》记载,康熙初年,王家祖上从江西吉安来到坪石打工,到第二世王文谕开始暴发,在坪石街上广置店产,到第六世王家已拥有坪石街中街一带店铺上百家。这也说明了康熙年之前坪石已成街市,不然,靠在乡村打工是不可能暴发的。

  《莲塘何氏族谱》记载有许多何氏族人在坪石街经商的事迹,其中有不少人在乾隆年间,已在坪石街上置有店铺,是街上有名的富商大贾。乾隆四十二年,黄圃石溪邓万选有文章赞扬何氏先贤:“世居莲塘,虽近市,独醒独清不汩于利”。这里所说的“市”,就是与莲塘村隔河相对的坪石街。甚至更早的时候,明朝嘉靖年间,已有莲塘何氏族人到坪石村这边经商置业。

  如果说当地民间谱志的记载不足为凭,那么有官方的记载还可为旁证。明朝万历年间,两广总督刘尧梅上奏朝廷《议疏通韶连盐法疏》说道:“广东,东、西二所产生、熟二盐,向系各处水商往声收买,运至省河,赴盐课提举司每引纳军饷银九钱,仍听商人各照引目行盐地方转运发卖。……一自韶州至乐昌县平石村,一自连州至星子白牛桥,二路商盐皆本境地发卖。……韶连二路之盐,俱系邻界郴、桂、宜、临等县人民亲赴水次交买,各担负而归,以供日用。”可见,明朝时代的坪石已是湘粤边境的商盐埠头。

  如此看来,早在四百五十年前,坪石村就成坪石街了。

  坪石街一带七八十岁的人,都清晰地记得当年坪石街的繁盛情景。

  武水河一路曲曲弯弯,自西向东流经车前坝、小水坑、塘口一线,过塘口村下渡口,忽地一个左转,水势曲折向西北,在萧家湾、平石村、莲塘村、罗家头之间,河道状如“S”形,坪石街就在这个“S”形的左岸,依山沿河,一字长蛇排开。

  官方记述道光年间形成的上、中、下三街,南起三官坛城门,北止拱桥前城门。

  三官坛至土地楼一段为上街,这一段河岸较为宽平,分有前街、后街。道光年间,前街、后街的店铺为三星坪富户八品登仕郎沈仲元所有。土地楼至回龙庙一段为中街,其中三界庙到接龙桥这一段又叫官街,接龙桥至回龙庙前这一段又叫青龙街。回龙庙以下至拱桥头城门为下街。

  清末民初,下街城门外,自拱桥起,又有新街。与城门相连的拱桥,横跨在小河上,小河水自小漕村流来,在桥下注入武水河。从城门口拱桥沿小河上溯到今古庵前拱桥,河边的街叫小河新街。从拱桥往下沿大河到莲塘渡口,河岸山崖下的小街,叫大河新街。受地势所限,老街是一条狭小的长街,一街两边的屋几乎都是店铺,店铺门面很窄,宽不过四、五米,进深却长达二、三十米,且多是二、三层青砖楼房。岭边的屋一间连一间挤得很紧,极少有空隙。河边的屋也是一间连一间,也是又狭又长,挤得很紧,一半在街上,一半在河上,屋坪下伸出长长的砖墩插入河中,在街上看是二层、三层楼房,在河上看却有四、五层高。如果两间屋之间有点空隙,那这点空隙就是码头。地皮金贵,有的码头上凌空建有戏台。三界庙对面的码头就是这样,戏台跨建在码头上,上船下船要从戏台下面过。老街加新街,坪石街逐渐形成了一条四里长街。

 7

图7 河边的屋似吊脚楼,在街上看是二层,在河边看是三、四层。

 8

图8 岭边的屋高达四、五层(下街民主街)。

  时光倒流回到清末民初之际。坪石街内仅有的几处空坪在将军庙、镇江祠、三界庙、回龙庙前,这里也是集市贸易中心,叫做“闹子坪”。逢农历二、七日为坪石墟期,叫做“赶闹子”。逢闹子那天,周边远近乡村的农民,以及湘南宜章、临武、桂阳、嘉禾几个县做生意的人,纷纷涌来,甚至有连县、连南、阳山的人,三街四市,熙熙攘攘,闹子坪热闹非凡,来迟了的,就把担子摆到了街上,街小人多,两边摆满了箩筐畚箕担子,中间只留得一条窄缝容人挤过,人流比肩接踵,水泄不通。整条街都成了闹子坪。

  将军庙集市,做猪仔、生猪、耕牛买卖。

  镇江祠集市,做肉类、豆腐、鱼虾、三鸟买卖。

  三界庙集市,做粮食、豆类、副食买卖。

  回龙庙集市,做蛋类、蔬果、茶油、桐油买卖。

  三官坛城门外为作坊,经营五行、八作、抬轿、磨豆腐、开油榨等手工业。每逢闹子,店铺的生意特别兴隆,不逢闹子,店铺的生意也没有空闲的时候。

  明清时期,坪石街有三条水路、四条陆路,北达宜章、临武等湘南诸县,连通衡阳、长沙,南连乐城、桂头、广州,也连通着江西和广西。四方货物在这里过驳转运集散。真是“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

  坪石——临武水路:从坪石上溯,过塘口、小水坑、车田坝、新村、石灰冲、武阳司、何家坝、明月滩、石村、浪头、车头园、三溪,进入湖南宜章县地界,经旁边江、梅田、泗溪、渡头、三江、尧丰,达武水镇、临武县城。然后可达桂东、牛市等地。这条水路波澜不惊,河道较小,行驶的是叫做“二驳船”的小船,这种湘南民船无桅杆装置。湘南一带土产货物由脚夫挑至牛市、桂东,然后装船运至坪石;再从坪石运回洋货及食盐。水运繁盛时期,这种小船约有五、六百艘,每只船上有船工3 至 5人。

  坪石——宜章水路:从坪石上溯,过塘口、小水坑、车田坝、三星坪、虾蟆石、梅子坎、武阳桥、三拱桥,入宜章境过牛轭滩、虎头石,达宜章县城。“舟自宜章下平石者曰单船”。

  坪石——白石渡水路:从坪石下行七里在金鸡寨前转入白沙河,溯流经下白沙、上白沙、麦坪、新岩下、水口、上水口,在百步码头出省界,经风吹口、江边,可到宜章县的白石渡镇。这条水路只宜行驶小驳船,比二驳船小,约有三、四百艘,亦为湘人所有。每只船上需要船工3至4人。

  坪石——乐昌、广州水路:这条水路船运分为泷水段和武江段坪石至乐昌县城是泷水河段,泷水航道浪高滩险,九泷十八滩令行船艰难,清代“自平石而下六泷至乐昌者曰双船”。需特制的“泷船”方可航行。泷船船头尖,可破浪,船底平,稍重不怕暗礁,船身长l0至12米,宽3米,有桅杆,约有八百余艘,每艘船可装运大猪40头,配五名船工。出泷水,达乐昌县城后进入武江河段,河面宽,水势较缓,通行较大的材艇。材艇比泷船大,船头平,船底弧形,吃水较深,可载大猪80头。材艇多在乐城以南武江河道航行,可直达韶关、广州。

  坪石——栗源水路:从坪石上溯,过塘口、小水坑、车田坝、新村、神步、张车、吴塘,可达湖南的栗源镇。这样的小河汊里,行驶的是一些猪头船,比小驳船还小,船头状似猪头,约有二、三百艘,船上只需船工二、三人。街上人呼其为“猪兜古”,有民谚唱到:“猪兜古,扒龙船,一扒扒到韶州府。”

  郴宜古道:从坪石后龙山上往神头岭,有郴宜古道,北通湘南宜章、郴州各县,然后可达衡阳、长沙一线。

  连州古道:从坪石将军山往经笆篱堡、栗源堡、黄沙堡,可往临武,然后可往湘南各地,还可转往连州、连山、阳山等地,还可转往广西。

  桂阳古道:从坪石回龙山经挂钩岭,直通桂阳(汝城),然后可通江西。

  西京古道:从坪石过灵石坝,经管埠、梅花、出水岩、大桥,南通乳源、韶关。这条古道于东汉建武二年(26年)桂阳太守卫飒主持开凿。原路线从英德浛洸经乳源县城北上,途经龙溪(今南水水库)、均丰(今大桥镇)、白牛坪(今大桥镇)、出水岩、梅花、武阳司,至湖南宜章接上通往京都的大道,称为西京古道。

  泷水小路:上街头八庙丘的成楷说,解放前,他们走小路下乐昌挑盐,两头不见光,一天可以打个来回。这条路线是从下渡过河,经灵石坝,沿泷水西岸,经猴古亭、管埠、白面石韩泷祠、小滩、黄家埂,可到乐昌县城。2009年,乐昌文物部门发现了这条小路的其中一段,特立碑标示“清代古道”,碑记:“位于武江左岸,从罗家渡火车站以南的京广铁路雷公尖隧道北口开始,经大门石、黄家至韩泷祠,中心地理坐标为N25°16'03",E113°07'29.4"。海拔约为147米,石阶宽约0.20~0.25米,高约为0.10~0.20米,全长约24米。在N25°16'005",E113°07'32.9"处的古道边仍保存清同治年间民众集资筑路所立石碑一块,碑额横行阴刻楷书‘共种福田’,碑文记可辨认,该古道至今为陆路徒人到韩泷祠的必经之路。”

 9

 10

图9、10 清代古道。

  在1994年出版的《乐昌县志》里,这条小路被称为“泷西路”,元至正二年(1342年)时县令张智主持开凿,自县城沿武江西岸北行至老坪石。另有一条“泷东路”,明正德年间主簿宋奎主持开凿,自县城沿武江东岸北行至老坪石。

  街内有十七个货物码头。三官坛城门以下,有将军庙码头、土地楼码头、刘家码头(福德祠码头)、刘家大码头(楚南会馆码头)、镇江祠码头。

 11

图11 福德祠码头。

 12

图12 将军庙码头。

  从镇江祠以下至又新书店,相距约200米,其间有王家码头和王家大码头。

 13

图13 共和街王家码头。

 14

图14 镇江祠码头。

  又新书店以下有永和祥码头。互利社以下至何家祠天申堂河边,有禄官码头(猪湾脚码头)、三界庙码头、大码头(何家码头)、接龙桥码头,回龙庙码头。回龙庙以下的下街,有泥鳅码头、高码头、下街码头(又叫拱桥码头)、新街码头。

 15

图15 老街残影——民主街的高码头。

 16

图16 老街残影——和平街何家大码头。

  上街头城门口三官坛至萧家湾,还有船厂的专用码头,有李家码头,朱家码头,何家船厂码头,刘家船厂码头。

  坪石为粤湘货物流转之地,也是江西、广西货物进出的流转地,一时成为繁华的商贸口岸。粤货以盐为大宗,由北江、武江至坪石,改循陆路;湘货以米油为主,到了坪石改循水路。

  往事越过百年,其时之坪石,四通八达,水陆并进,盛极一时,盛极一方。

  往来临武、宜章、白石渡的驳船、猪头船,往来乐昌的泷船,在坪石街的上、下游处穿梭往来,河面上大小船只上上下下,数达2000余条。停泊在坪石街刘家码头、王家码头、何家码头以及其他码头的船只六、七百条。

  郴宜古道、桂阳古道、连州古道上,进出坪石街的挑夫商贩络绎不绝,不管天晴下雨,天天有万数人来来往往。数以万计的挑夫、小贩,出坪石时挑的是盐和各种广货,进坪石时挑的是大米茶油和山货土产,没有打空手挑空箩筐的。

  坪石一带地瘠民贫,物产不丰,周边乡村农民多有兼作挑夫贩盐贩米的。黄圃塘村流传的民谣说:“勤就作亩田,懒就挑担盐”,说的是挑一担盐去湖南,再从湖南挑回一担大米,两头不空,抵得上辛苦种一亩田的收入。“转梅罗家贯,盐箩三百担,三天不出门,饿死一大半。”说的是离坪石二十里的转村、黄梅冲、罗家贯三个小村,人口加起来不到三百,却有“盐箩三百担”,说明以此为业的村人之多。

  往事越过百年。一条三、四里长的坪石古街上,云集着川、陕、鄂、闽、淅、赣,以及楚南、湘衡和广府的行商坐贾,还有来自本地沈家、朱家、何家、李家、张家、王家等乡村中经营有成的商家,纷纷在此建业置屋,岭边、河边夹街林立的店铺、作坊,便有七、八百间。还有数十间祠庙会馆、书院学堂,三教九流,五行八作,应有尽有。

 17

图17 广同会馆残影。

  历史上的盛况未见详细记载,现代人却是亲眼所见。

  民国二十年(1931年),中山大学地理系教授吴尚时先生考察宜乐古道时,越蔚岭关,过九峰山,经风门坳,下乐昌城,见到“每天在武水河上下的货船数约千艘,宜乐古道上,北上南下的挑夫比肩接踪,日一二千人”。由此可见一斑。

  现代交通运输诞生以前,以坪石街连通粤湘赣桂四省的地利及其川流不息的商贸运输盛况,在怀旧的老一辈人心中挥之不去,而实际上粤汉铁路通车以后至日寇侵华完全打通粤汉线之前,坪石街成了广东省的战时后方,并再度繁荣了几年,与时下的水牛湾不可同日而语。怪不得老一代人要把“岭南第一镇”的标尺定在这里。

 

  作者简介:

  何昆亮,在坪石街度过了中学时代,业余喜欢文史,致力搜寻“坪石中山大学”散落在民间的遗迹稗史凡十数年。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本站所刊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责任编辑:吴熹 何洛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