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都灵的力量与“尼罗河畔的回响”
2019-02-11 下午 02:21   作者:阿瑞   
分享

0

  春节期间,广东省博物馆推出的“尼罗河畔的回响”展览广受欢迎,此次展出得到都灵埃及博物馆的支持,而这批古埃及珍品,与都灵这座意大利统一后第一个首都和萨伏依家族(Savoy)历史分不开。

1

图为在都灵旅游指南地图上,都灵埃及博物馆编号为1,处于最中心的位置。

2

图为在都灵埃及博物馆的入口,标志性的标记是一尊现代雕塑的法老铜像。

  都灵是萨伏依家族(Savoy)在此经营多年的城市,城市建立初时是罗马的军营。公元1045年萨沃依王室开始将都灵纳入统治的领地范围内,公元1563年萨伏依家族萨伏依公爵(Emanuelele Filiberto )将公国的政治、经济中心的大本营移至都灵,都灵在公元1563年成为萨伏依公国(Savoy Duchy)、萨丁尼亚王国的首都,都灵可以说是意大利萨伏依王室在意大利最辉煌的家乡。都灵的皇宫以及许多城市建设具有法国建筑风格,17世纪至18世纪建造了王宫、夫人宫(Palazzo Madama)、瓦伦蒂诺城堡(Castle of Valentino)等优美的王室建筑,萨伏依皇室住所(Residences of Royal House of Savoy)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评语中写到:“当萨伏依公爵埃马努埃尔·菲利斯特(Emmanuel-Philibert)在公元1562年把他的首都移到都灵时,他便开始实行了一系列的建筑规划(并由他的继承人不断付诸实施),以此来显示这家族统治的权力,由当时水平最高的建筑师和艺术家设计和装饰的高质量综合建筑群,从统治中心都灵的皇宫向乡村地区拓展,囊扩了许多住宅和打猎用的小屋。”

3

图为都灵卡斯特罗广场(Piazza Castello)上的夫人宫(Palazzo Madama)。

  原都灵的城市规模尚小,基本停留在文艺复兴发展的城墙的范围之内。都灵由于成为首都,在这历史时期加大了建设,包括市政设施和王室的建筑,形成了一批高质量的综合建筑群,建设计划一直延续至18世纪,而且从都灵皇宫向周边郊区拓展,产生了不少巴洛克风格的法式建筑,力求展示富丽堂皇的建筑和城市。

4

图为都灵的城市中心广场,远处为萨伏依家族的王宫。

5

图为萨伏依王宫的纹章装饰。

  公元1824年由萨伏依家族的萨伏依公爵卡洛·费利切(Charles Felix of Sardinia,1765-1831)下令建立的“都灵埃及博物馆”,是除了开罗国家博物馆之外,世界上收藏埃及文物最多的博物馆。在建立博物馆之前,公元1630年家族已经拥有第一件古埃及文物,家族其后代对古埃及文物的收藏不惜成本。萨伏依公爵卡洛·埃曼努埃莱三世(Charles EmmanuelIII of Sardinia,1701-1773)于公元1753年派遣考古学家到埃及收罗古埃及文物并运回都灵300多件,他们是世界最古老的专门研究古埃及文明的博物馆和奠基者。

  都灵理工大学的瓦伦蒂诺城堡(Castello del Valentino )是具有影响力的法式建筑,是公元1564年努马怒埃尔·菲利博下令在郊外修建的王宫,王宫利用林荫道与城市联接,1621-1624年才完工。17世纪加建了不少建筑,公元1633年成为王室贵族的住所并再修建成为法国建筑风格的建筑,公元1858年还增加了展览功能。现在完全改变了功能,成为都灵理工大学(Politecnico Torno)的建筑系。

7

左图为都灵理工大学建筑系。城堡在山墙上装饰了纹章。17世纪建造的Castello de Valentino,入口是巨大的萨伏依家族的纹章。右图为山墙纹章细部。

  萨伏依家族起源于法国,控制着尼斯海岸线地区,现在法国萨瓦省(Savoie)保持着这一称呼。经过多年的经营,逐步扩展到阿尔卑斯山西部,从法国推进到意大利皮埃蒙特和瑞士日内瓦地区,在瑞士的西庸城堡(Chillon Castle)建于公元1005年的部分遗址有历史记录,是萨伏依家族的物业。公元1003年创立萨伏依伯国维持至公元1416年,公元1416年至1860年成为萨伏依公国,是欧洲存在最久的皇族之一。哈姆伯特一世(Humbert I ,980-1048)是第一位家族的伯爵和创建者,是法国贝莱(Belly)地区的领主,阿梅迪奥一世(Amadeus I,1016-1051)是继承者,家族领地扩张的重要时机是萨伏依伯爵奥托一世(Otto I,1015-1057)与都灵伯爵的女儿弗莎(Adelaide of Fusa,1014-1091)联姻,继承她父亲的领地控制权,范围扩大至意大利北部。萨伏依族徽图形源于其后代阿梅迪奥三世(Amadeus III,1095-1148)参加十字军东征使用的战旗,托马斯萨伏依伯爵(Tomas,count  of  Savoy,1178-1233)一直延续到阿梅迪奥六世(Amedeo VI di Savoia,1343-1383)为强盛的时代,从法国的南部拓展统治领地至意大利北部,包括皮埃蒙特地区。公元1295年从阿梅迪奥五世(Amadeus V,1249-1323)开始从早期的领地中的Aiguebelle、Montmelian移至尚贝里(Chambery)建立萨伏依伯国的首都至公元1563年,而214公里远的都灵是其家族后期统治的政治、文化和经济中心。阿梅迪奥八世(Amadeus VIII,1383-1451)于公元1416年建立了萨伏依公国,得到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支持,统治范围包括皮埃蒙特、瓦莱达奥斯塔(Aosta Valley)和现代法国奥弗涅-罗纳-阿尔卑斯山大区(Auvergne-Rhone-Alpes)的部分地区。阿梅迪奥八世继承了家族的纹章,萨伏依家族纹章加上蓝色齿耙型标记是因为公元1424年阿梅迪奥八世拥有皮埃蒙特亲王头衔,蒙埃皮特成为公国是萨伏依家族的重要转折点。

9

左图为在19世纪意大利王朝的纹章,冠顶是五角星装饰;右图为萨伏依王朝的纹章、公元1563年萨伏依公爵的纹章。

  萨伏依王朝在公元1713年成为西西里王国新主人,在公元1723年又成为撒拉丁尼亚王国的国王。在其纹章中可以看到盾面的变化,增加了耶路撒冷、塞浦路斯、科西嘉(Corsica)等地区的纹章,耶路撒冷、塞浦路斯当时是奥斯曼帝国统治下,萨伏依王朝仍认为这两个王国是属于他们的领地。在纹章中可以看到撒拉丁王国的四个摩尔人像的纹章。现法国科西岛曾经属于撒拉丁王国的一部分,现在的大区的纹章也是摩尔人的头像,这反映了两岛的历史渊源。历史上伦巴第、比萨均拥有此岛,公元1284年开始热那亚共和国统治该岛,公元1768年此岛又卖给法国。公元1770年成为法国一个省,现在是法国27个大区之一。  现在科西嘉的纹章仍保持摩尔人的头像(Moor’s head)的寓意物,现在的旗帜和盾徽上的摩尔人蒙眼的头巾(Bandana)是在额头上,历史上公元1755年之前是蒙眼布巾是蒙上眼睛。这一图像在14世纪阿拉贡王国统治时期已经出现,公元1755-1769年科嘉西建立共和国时采用此图像作为旗帜的图案,但将眼睛露出来意味着人民的解放。法国人占领时曾经禁止使用,经过长期争论后在1980年重新成为地区的象征。

11

图为公元1755年之前意大利撒丁岛大区的纹章、法国科西嘉岛大区的纹章和科西嘉岛纹章中摩尔人的形象变化。

  在法国的萨伏依家族起源地萨瓦省的几座城镇城市纹章留存延续了萨伏依家族传统纹章红色盾面白色十字架的图形。  

14

图为法国萨瓦省Aiguebelle、Montmelianu 和尚贝里(Chambery)城市纹章。

  公元1805年至1814年是拿破仑在法国和意大利称王的年代,拿破仑将首都设立于米兰,意大利王国纹章反映了当时的领地组合,包括米兰公国、威尼斯共和国、摩德纳和焦雷公国、曼托瓦公国、教皇领地和诺瓦拉公国的纹章图形。纹章盾面的小盾以伦巴第铁王冠为寓意物,是中世纪意大利王国的象征。

16

图为拿破仑统治时代意大利王国纹章。

  意大利皮埃蒙特大区(Piemonte)的纹章和都灵省的纹章都有“齿耙型”的符号是皮埃蒙特亲王的印记,皮埃蒙特大区纹章和都灵省的纹章来自统治者萨伏依家族(Savoy)的纹章,红色盾面白色(银色)十字架图形部首,盾面部首为蓝色的“齿耙型”图记。

18

图为意大利皮埃蒙特大区都灵省省徽的纹章。

  都灵为意大利王国开国的首都,王国的盾徽是在原萨伏依王朝的盾徽基础上在四周加上蓝色的边框,选择中心图案为法式盾徽外型,这同萨伏依家族的法国根脉有关。

  最早在此居住的部落为“Taurini”陶里尼人,是利古里亚人和凯尔特人(Ligurian-Celto)部落,称此地为“Taurasia”,希腊语Taurus的文字中有牛的含义,Taurus是在占星术黄道12宫中与天文学对应的金牛座,符号为牛头,都灵(Torino)的名字与此有关,都灵的名字在意大利文字中是“年轻的公牛”,城市的纹章寓意物是与城市名字相关联,核心图形是后脚独脚站立的金牛,银牛角,这是一语双关的图形。采用瑞士盾的盾徽形式,盾面为蓝色。色彩象征为橙色或金黄色代表金属,纹章王冠是9颗珍珠的伯爵王冠。现在都灵使用的纹章造型对冠饰进行改良,冠饰上珍珠形象的表达方式充满创意。同时,对盾徽中的寓意物牛的形象进行艺术处理,相比传统图形显得牛的形象更有力量和张力。在1930年后城徽采用瑞士盾徽的外形稳定下来。

19

图为都灵的城市纹章和现代城市纹章的表现形式。

  城市纹章基本造型不变,但冠饰形式随时代变化,寓意物逐步趋于简约。对都灵市政厅纪念雕像底座的城徽和记录铭文的纪念牌上的城徽进行纵向比较,反映了都灵17世纪至20世纪初期艺术审美和社会价值观的演变。

22

图为都灵市政厅、城市纪念牌上的城徽、纪念牌的城徽、市政厅纪念雕像底座的城徽,反映了都灵19世纪城徽形象的变化。

  都灵是在19世纪后半叶意大利的独立和统一中起到关键作用的城市,是意大利统一后的第一个首都,成为欧洲重要的政治中心之一。为感谢都灵市民做出的重大贡献,各公国和城市合赠给都灵一面纪念碑,竖立于卡斯特罗广场(Piazza Castello),表彰其为独立和统一做出贡献。在纪念碑周边是各城市和王国的纹章,下方是文艺复兴式的都灵城市纹章,完全的意大利风格。

25

图为在1898年各城市感谢都灵为意大利统一作出贡献的纪念碑,周边是各城市和王国的纹章,下方是文艺复兴式的都灵城徽。

  都灵市政厅建成于公元1659年至1663年,在历史的演变中,增加了许多纪念的元素,市政厅广场上有1853年建造的纪念萨伏依14世纪战胜奥斯曼帝国的雕塑。在市政厅入口的敞廊两侧,意大利统一后开国的第一个国王维托里奥·埃马怒埃莱二世(1820-1878)的雕像与朱塞佩的雕像相对而立。

26

图为意大利都灵市政厅。

27

图为都灵市政厅入口门廊两侧纪念意大利统一君王朱塞佩·加里波第(Giuseppe Garibaldi,1807-1882)的雕像,盾牌上个人纹章和朱塞佩·加里波第肖像。

  1861-1865在对意大利的统一发挥重要作用的萨伏衣家族成员是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Vittorio Emanuele II,1820-1878),他和政治家加富尔伯爵(Conte di Cavour ,1810-1861)、将军和政治家朱塞佩·加里波第(Giuseppe Garibaldi,1807-1882)三人被称为意大利统一之父。意大利王国于1861年成立,1861年1月27日开始选举,第一个议会在1861年2月18日举行,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为首任国王。

  意大利统一之父朱塞佩·加里波第(Giuseppe Garibaldi,1807-1882)曾经在南美经商做海上贸易。他在南美经商做海上贸易时,运载的是秘鲁的钦查群岛(Chincha)上的鸟粪(Guano)。1852年1月10日从秘鲁带领着卡门号(Carmen)航行在4月来到中国广州,回到意大利时带回了一件丝绸内衣,内衣之轻在意大利引起轰动。在1889年他本人出版的自传写到这一旅程和对中国文化的钦佩。[1]加里波第返程回到波士顿,后来又有意大利商人邀请他带着在美国新购买的船回到欧洲到达热那亚,在1854年结束流亡生活参加了第二次意大利独立战争。

  意大利于1946年实行共和制度,需要新象征符号取代1861年诞生的意大利王国而提出国家纹章的设计动议,1948年开始使用的意大利国家纹章直到今天依然如故。国徽中间是带红边的白色五角星为“意大利之星”(Stella d’Italia)是意大利共和国的历史记忆,在古代就是意大利土地的象征,背景大齿轮象征劳动者,同时五角星是意大利国家化身(Italy Turrita)女神的寓意图像。Turrita在意大利语中有塔的意思,女神的形象呈现头戴着壁冠,冠上有五角星,一手中拿着谷类或者水果编织的花环或者“丰饶之角”,象征着农业和经济,另一手拿着剑,象征着正义。国家纹章图形采用圆的外形,两边分别是橄榄枝和栎树枝,象征着和平、强盛和国家自然景观,底部绶带写着“意大利共和国”,国家纹章没有受欧洲传统的纹章规则限制。国家纹章的设计是经多轮竟赛后,罗马美术学院的教授Paolo Paschetto的设计方案被采用。1948年议会和总统批准开始使用,这是与社会主义纹章风格相似的国徽。

30

图为意大利现在使用的国徽核心图形“意大利之星”和意大利国徽。

 

  注释:

  1. Aaribaldi, Giuseppe(1889). Autobiography of Giuseppe Garibaldi. Ealter Smith and Innes.pp.54-69.

 

  (注:文中照片和图均为作者所作。)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本站所刊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责任编辑:彭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