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条大路通罗马(下篇)
2018-07-12 上午 10:52   作者:阿瑞   

1

  七、以古罗马之路为主框架的欧洲文化之旅

  谚语“条条大路通罗马”,也可以说罗马将道路修建到所知世界的各个角落,是强大古罗马帝国扩张的基础条件。据不完全统计,古罗马的道路长约4万公里,连接了各座城镇,并采用规范化的设计,具有良好的排水系统,“里程碑”(Milestone)也是在这时期的建造中产生的。

  (一)欧洲城市与文化形成之源

  列入《世界记忆》名录的“古罗马道路图”(Tabula Peutingeriana),大概绘制于公元五世纪上半叶,是罗马帝国道路网图。13世纪在法国科尔马有教徒在绘制复制地图过程中发现,地图在德国奥尔姆斯(Worms)被一名人文主义学者(Conrad Celte)收藏,他在公元1507年转交给德国政治家、人文主义学者康德拉-波伊廷格(Konrad Peutinger,1465-1547年),希望收藏的地图能印刷出版。此地图在公元1714年前一直为波伊廷格Peutinger家族收藏故现在的地图命名为“波伊廷格古地图”,公元1714年后被哈布斯堡王室图书馆购买收藏。地图上已经有555座城市、3500个地名记录在图上。古罗马三大城市罗马、君士坦丁堡和安提亚(Antioch)在图上均有标注,安提亚城市后来被毁不存在。从图上而下分别是Dalmatica海岸、Adriatic海、意大利南部、西西里岛、非洲地中海海岸。地图分11部分,全长6.75米。这一地图准确度虽然不高,但它对欧洲的考古学与地理学相结合起到了重要的导引作用,图上的信息提供有效的帮助。

2

图为古罗马道路图(Tabula Peutingeriana),绘制于公元四世纪或者五世纪,现藏于奥地利国家图书馆。

3

左图为古罗马留存下来的壁雕展示了当时的交通工具;右图为古罗马道路断面形式和里程碑的标记。

  古罗马的道路以法律确定了道路标准和类型,宽度一般为8英尺,即2.45米,但在建造实践中变化很大。在公元前450年通过“十二铜表法”(Twelve Tables),其因为共有12条法律而得名,“十二铜表法”将法条刻在铜板竖立于古罗马广场,包括道路宽度。制作于公元前7世纪的战车,由来自波普罗尼亚(Populonia)墓葬出土的铜配件重新组装而成,高1.4米,宽1.8米,车轮直径1米,这是军事阅兵所用,随着领主死去而成为随葬品。波普罗尼亚是伊特鲁里亚人当时居住的一座城市名字,现在是托斯卡纳大区的皮奥恩比诺(Piombino)一个区,该市人口约3万人。当罗马帝国衰落后,不少道路由于古罗马的经济衰败维护难以为继,有的被村庄占用,有的破损废弃,但欧洲现在道路系统和城镇的形成还是与该时期的道路分布与建造活动密切有关,欧洲许多国家的道路系统有不少是按照历史上的古罗马道路系统走向,特别是几条跨越阿尔卑斯山、比利牛斯山(Pyrenees)与海洋连接的道路,克服地理门槛的天然屏障,寻找更广阔的海洋,这就是帝国道路拓展的方向。这些大道孕育了当今生机依然蓬勃的城市。

4

图为制作于公元前7世纪的战车,由来自波普罗尼亚(Populonia)墓葬出土的铜配件重新组装而成。

  古罗马在公元前4世纪开始,开始修建连接各行省的道路,保障罗马军队快速达到各行省,从帝国各地运送各种物品回到罗马,也从罗马输出盐等货物至各地的通道,罗马城的谷物供给是帝国稳定的基础。古罗马道路的建设是建立在政治和军事目的之上的,主要道路系统建造是为军事运输和粮食运输。

  从阿皮亚大道(Via Appian)开始,古罗马的道路是以建议者的名字命名,而不是以“终点”命名。公元前312年阿皮亚大道(Via Appian)是一条古罗马帝国最早为战略功能修建的古罗马之路,第一条真正具有罗马式意义的道路,被称为罗马古道之皇后。从罗马出发,先通达罗马人征服的加普亚,当罗马帝国再向前推进,大道修建到达南部港口城市布林迪西(Brindisi)。布林迪西因为良好的海港条件,城市保持与中东、希腊的商业贸易,在意大利半岛具有区域战略意义。古道第一段建立于公元前314年,用于军事运输补给,为阿皮亚-克劳狄(Appius Claudius Caecus)作为古罗马帝国财务官时下令修建的,故以他的名字命名。在终点建立了到达终点最南端的纪念柱。纪念柱原来是一对罗马柱子,其中一根被莱切(Leece)偷走,现在竖立于该市的圣-奥轮佐广场(Piazza Sant’Oronzo)。布林迪西现在是普利亚(Apulia )大区布林迪西省的首府,城市城徽的寓意物采用的就是双希腊柱式,象征着古罗马阿皮亚(Appian)之路的终点纪念柱(terminal columns)。在城徽下半部分表现了港口地形呈“鹿角”的形状,城市的名字也是含有 “鹿角“之意。

5

图为布林迪西(Brindisi)的城市纹章图和布林迪西市城区罗马之路终点纪念柱。

  古罗马于公元前118年建造的古罗马道路——阿奎特蒂尼亚大道(Via Aquitania)通往大西洋,起点是法国现在的城市纳博呐(Narbonne),这里是古罗马帝国在高卢地区的第一条古罗马道路,被称为多米蒂亚大道(Via Domitia,以公元前122年的执政官名字命名,从东面跨越阿尔卑斯山。公元前118年建立了纳博呐当时的居住地,阿奎特蒂尼亚大道则建立于公元前118年道路建设时期,长约400公里,从高卢地区西南部(Aquitania)行省经过法国原隆格多克(Languedoc)省,沿途形成的法国城市波尔多(Bordeaux)和图卢兹(Toulouse),现在仍然繁荣。现在图卢兹大都市区是法国排名第四的大都市区,是上加龙省(Haute-Garonne)最大的城市。图卢兹在古罗马时期属于诺里库姆省斯洛文尼亚城市采列(Celje),在公元45年由罗马皇帝克劳狄授予城市权利(Municipal right),因阿奎蒂尼亚大道(Via Aquitania)通往抵达大西洋。从意大利古罗马帝国超过十万居民的大城市阿奎莱亚(Aquileia)至Pannonia行省的联结点,现在城市人口保持将近4万的人口,而阿奎莱亚人口不足四千人。意大利萨莱诺城市(Salerno)建立于公元前197年,地处于意大利第勒尼安海(Tyrrhenian Sea)的萨莱诺湾,是古罗马道路从军事功能转变为贸易功能的节点城市。公元3世纪后期,成为罗马帝国“Lucania and Brutti”行省的省会,公元9世纪成为萨莱诺公国,萨莱诺主座教堂建立于公元1086年并保存至今,公元10世纪城市出现了世界医学历史上的第一座医学院,城市的重要的作用在公元12世纪开始下降,于15-16世纪为奥斯曼帝国征服。

  除了古罗马帝国边境的军事设施是城市发展的起源外,另一个城市发展的动力是古罗马的道路网络流通动力。在古罗马建造的道路上,建立了休息驿站,围绕驿站人口聚集而城镇开始发展起来,如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莱茵察贝恩(Rheinzabern)、法国的萨韦尔恩(Saverne)等。

  德国莱茵察贝恩(Rheinzabern)市,历史上是原来古罗马道路旁的客栈(tavern),并逐步演变成为小镇。城市纹章图形源自公元1755年领主的纹章,在1955年市政厅获准使用的。法国阿尔萨斯-香槟-阿登-洛林大区的下莱茵省(Bas-Rhin)萨韦尔恩市(Saverne),处于德国和法国边界地区,也是古罗马道路上翻越佛日山脉(Vosges)的要道。

  西班牙连接意大利的古罗马奥古斯都大道(Via Augusta )也是一条跨越地理门槛的重要通道,当时的走向现在基本存在,它是以加的斯(Cadiz)为起点,通向比利牛斯山(Pyrenees)重要走廊,长1500公里。古罗马皇帝奥古斯都为征服伊比利亚半岛(古罗马名字Hispania,Iberia Peninsula),包括西班牙、葡萄牙和法国南部),由军队在公元前8年至公元前2年修建了罗马古道,现在西班牙的N 30公路、A-7高速公路使用了原有的道路走向。

6

左图为伊比利亚半岛古罗马时期的历史分区;右图为古罗马时期伊比利亚半岛道路网络图(Hispania roads)。

  西班牙埃斯特雷马杜拉(Extremadurea)自治区内有多处古罗马、伊斯兰的建筑遗址,古罗马道路的联通产生物流和人流的聚集而形成城市,除了上面讨论过的梅里亚考古群外,另一座城市卡塞雷斯(Caceres)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在《世界遗产》名录的评语写道:“卡塞雷斯城历史上摩尔人和基督徒的争斗也反映在了该城的建筑中,罗马式、伊斯兰式、北哥特式和意大利文艺复兴式的建筑风格在这里和谐地融为一体。”沿古罗马之路如果历史上从贸易、文化交流乃至工业革命,如果能够获得新动能,就能保持长久不衰。

  (二)克劳狄-奥古斯特之路(Via Claudius Augustus)

  跨越阿尔卑斯山是古罗马通向西北欧的重要战略之举,公元前15年,古罗马帝国为了控制阿尔卑斯山北边地区,开始开辟了另一条穿越阿尔卑斯山的道路——克劳狄-奥古斯特之路(Via Claudius Augustus)。在公元41-54年罗马皇帝克劳狄时期建成,总共花了60年的时间。道路的开通是以实现军事目的为主,加强对古罗马的拉埃提亚省(Raetia),现在的德国、瑞典和奥地利部分地区和诺里库姆省(Noricum),现在的奥地利和斯洛文尼亚部分地区的控制,也为贸易提供走廊通道,使亚得里亚海通过多瑙河连接波河,人流和物流的流动,联通欧洲南北。

  建于古罗马的克劳狄-奥古斯特之路促进沿线城镇的产生和繁荣,但也有不少城镇在历史潮流中衰败变为废墟,像诺里库姆省首府Virunum完全成为废墟。公元前15年古罗马帝国不同时期分属于诺里库姆行省和Pannonia superior行省的多瑙河军事前沿要塞城市的维也纳(古罗马称为Vindobona)成为奥地利首都,而行省的首府斯缪姆(Sirmium),靠近现在塞尔维亚的城市斯雷姆斯卡米本特罗维察,(Sremaka Mitrovica),现人口4万人,有十位古罗马皇帝出生于此,是欧洲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曾经是古罗马时期与特里尔、米兰和伊兹密特同等地位的大城市,现在仅让后人留下凭吊的历史文化遗产的断墙残壁。克劳狄-奥古斯特之路沿线建立起来的城市的城市纹章尽管是中世纪才出现,但从城市的城徽还是可以了解到阿尔卑斯山地区的地理环境特点和古罗马文化延续。这片地区在中世纪后长时间为神圣罗马帝国统治,尽管形似“罗马帝国”,但神不似“神圣”。

  “欧洲文化轴线” 克劳狄-奥古斯特之路也成为“欧洲自行车之旅”(Bicycle Route & Tours)的重要线路。“欧洲自行车之旅”(Bicycle Route & Tours)覆盖欧洲官方认可的26.4万公里的路径的结合运动、文化体验和贴近自然的自行车旅行网络。途中提供GPS导航、自行车者住宿、导游和自行车修理等丰富的服务内容。

  这条700公里长的古罗马克劳狄-奥古斯特之路利用现存的古罗马道路,现在成为“欧洲自行车之旅”(Bicycle Route & Tours)中最具文化意义的路线,被称为“欧洲文化轴线”。从斯图加特附近的多瑙沃特(Donauworth)市一直延伸到威尼斯大区小镇夸尔托蒂诺(Quarto d’Altino),跨越三个国家,让旅游者体验文化的交融和从古罗马走过来的历史变迁。克劳狄-奥古斯特之路采用的路标为古罗马的拱的建筑形象,与道路专用词VIA 结合在一起。采用具有可识别的统一的路标(signpost)作为特定路线的指引是这一计划的共同特点。对于广泛的乡村地区,则通过古代遗迹的恢复利用,促进旅游观光业的发展。大约从公元前500年开始,古罗马人修筑了大量的以罗马城为中心的放射状道路,通向欧洲各地,为军事、商贸和日常运输服务。这些古罗马时期的古道在今天的欧洲大陆还有许多遗存。各国间利用这些古道,协调建设横跨欧洲大陆的R1、R2、R3等自行车与徒步路线,串连众多古村落旅游点。这些穿越风景优美地区的罗马古道成为欧洲很受欢迎的自行车和步行路径。如一条始建于公元前15年的罗马古道克劳狄-奥古斯特(Via Claudia Augusta),穿越阿尔卑斯山,连接意大利、奥地利、德国三个国家,既是一处重要的考古文化遗址,还因沿途的风景和古城,吸引了大量长途徒步爱好者和骑行者,促进了各国间文化的交往融合,成为欧洲一条标志性的旅游线路。这些线路丰富了乡村旅游的文化内涵,使人们在接触自然、锻炼身体的同时,体验文化,从而吸引人们源源不断地走向乡村,促进乡村地区的发展。

7

图为欧洲克劳狄-奥古斯特古道示意图。

  最宝贵的是在这一路径在1552年意大利博尔扎诺自治区(South Tyrol)和贝卢诺(Belluno)的考古发现了两件里程碑,刻写着路的名字、完成时间、谁下令修建、以及方向,原件现藏于瑞士的伯申市(Bozen)市政博物馆。

8

图为统一的克劳狄-奥古斯特之路路标和里程碑。

  克劳狄-奥古斯特之路终点为意大利威尼斯大区小镇夸尔托蒂诺(Quarto d’Altino),古罗马这一小镇靠近的较大城市的名字称为Altinum, 小镇夸尔托蒂诺名字的意思就是离Altinum城市四分之一里距离( a quarter of a mile)。

  德国巴伐利亚州的奥格根堡市是这一古罗马之路的重要城市,曾经是罗马行省拉埃提亚省(Raetia)的首府,城市的城徽,充分体现了古罗马传统视觉文化的延续。城徽的寓意物为松果(pine-cone)和柱头(capital of a pillar), 这一象征符号出现在公元13世纪。松果做为符号象征形象是与希腊神话中的圣物和罗马军团军杖的象征有关联,奥格根堡的城徽根据有关学者的研究,它的原型来自古罗马的雕刻上。[1]其后在公元1521年增添了柱头,公元1785年对城徽进行修订后沿用至1985年。续修订,在1985年,奥格根堡市政厅组织艺术家再一次运用现代的平面设计手法对传统样式进行修改,但保持图案中松果和柱头的精髓。1985年修改后的城徽是更为富于装饰性,但松果的核心图像没有更换。

9

图为德国奥格根堡市公元1785年的旧城徽和1985年的新城市纹章、奥格根堡足球俱乐部标志。

10

图为奥格根堡市政厅。

  德国巴伐利亚州的福森(Fussen)是罗马时期已经建立的居住点,是当时罗马建立的Raetia行省的省会城市,后来是奥根斯堡主教的夏宫。从巴伐利亚进入奥地利,罗伊特(Reutte)是奥地利较大的贸易城市,于公元1489年获得城市权利,在马克西米利安统治众获得更多的权利。奥地利兰德克(Landeck),处于克劳狄-奥古斯特之路上,公元前15年是从意大利出征必经之地,在11世纪的蒂罗尔伯国(Tyrol County)和成为神圣罗马帝国一部分的蒂罗尔诺德里奥(Nauders)时期中是战略要地,处于意大利、奥地利和瑞士交叉口。虽处蒂罗尔伯国(Tyrol)的领地,但哈布斯王朝、瑞士联邦和意大利王国多方在公元15世纪、16世纪在此武力争夺。古罗马帝国开辟的克劳狄-奥古斯特之路,穿越阿尔卑斯山下奥地利蒂罗尔州、克恩赖州等城镇。

  意大利沿古罗马大道在阿尔卑斯山形成的城镇主要在特伦蒂诺-上阿迪杰大区,意大利与奥地利边境靠近的较大的城市是博尔扎诺(Bolzano),也是博尔扎诺省的省会。城市曾经在罗马帝国的统治下,也是在意大利统一之前蒂罗尔伯国的领地,是典型的阿尔卑斯山的山地城市。

  意大利的博尔扎诺(Bolzno)现在是约10万人口的城镇,2014年被评为意大利生活质量最好的城市。公元前15年古罗马军队在此建立军事基地,靠近阿尔卑斯山,巴伐利亚人迁入,公元4世纪开始建立了基督教堂,从公元7世纪开始就是主教为统治者,公元7世纪随着罗马帝国的衰落成为日耳曼人的领地。公元12世纪由于是奥根斯堡与威尼斯贸易线路的中转站,经济繁荣,于公元1381年就建立了市议会,管理官员由日耳曼人和意大利人共同担任。后来由于贸易发展起来,但很快就被主教重新控制。这里曾经是奥地利,在近代又划回给意大利,大部分居民讲德语。哈布斯王朝统治此地,当神圣罗马帝国解散后,并入统一的意大利领土。不规则的棱堡防御体系用于封闭的城市,沿河流发展的城市同样也采用这一形式,波尔查诺是意大利北部中心城市之一。

  沿着克劳狄-奥古斯特之路意大利境内较大的城市还有威尼托大区贝尔诺省费尔德雷(Feltre),2万多人的小城,公元前48年就获得城市权利,是最早建立的城市。

  在阿尔卑斯山上的古罗马道路,有若干是驿站进一步扩大而形成城镇。古代号角是古代欧洲邮驿的象征符号,也是打猎使用的工具之一,后来一直沿续至今为邮政的可识别的图形用于有关邮政的物件上。阿尔卑斯山几个以邮政站为基本功能城市的城徽选择这一寓意物,证明在古代高山地区邮政的重要性。

  沿线的意大利城镇马格尔(Margreid)、布龙佐洛(Bronzolo)、科尔塔恰(Kurtatsch)均采用这一传统的寓意物象征城市邮政的功能。马格尔城市纹章是公元1511年居住于此的一家族就使用这一特殊纹章,于1967年重新通过授权使用。

11

图为意大利的城镇马格尔(Margreid )、科尔塔恰(Kurtatsch)和布龙佐洛(Bronzolo)的城市纹章。

  这条线路从古罗马发展至今,经过2000多年从多瑙河到亚得里亚海不同文化交融,跨越阿尔卑斯山进入威尼斯海港连接三个国家,从欧洲冲突到欧洲统一,克劳狄-奥古斯特之路起到重要的纽带和桥梁作用,并称为“欧洲文化轴线”(European axis of culture)。

  (三)欧洲文化线路的“腓基尼之旅 ”(The Phonenician’s Route)

  公元前12世纪开辟地中海贸易路线,地中海周边数千年过去了,有的成为考古的遗址,有的继续繁荣壮大,但地中海文明是欧洲发展历史中央的文化遗产。欧盟将“腓尼基之旅 ”(The Phonenician’s Route)列入欧洲文化之旅的线路之一,欧洲国家包括现在的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阿尔及利亚、埃及、叙利亚、土耳其、突尼斯等非欧洲国家也在其中,跨越三大州80座城镇,线路的城市包括西西里岛最西边的马尔萨拉市周边一小岛Motya是最早希腊化的城镇,大约建立于公元前8世纪;西西里岛圣夫拉维亚(Santa Flavia)的Soluntum遗址、卡斯泰尔韦特拉诺市的塞利农特(Selinunte)遗址,早于公元前600年建造的城镇;意大利在撒丁岛保留了卡利亚里(Cagliari)附近的Nora遗址、卡布拉斯附近的Tharros遗址;西班牙南部安达卢西卡港口城市加的斯、马拉加; 希腊的罗德岛、克里特岛(Crete)、伊维斯岛(Ibiza)等;葡萄牙的塔维拉(Tavira)是公元前8世纪西伊比利亚半岛建立的聚居地;法国的佩皮里昂;马尔他姆迪纳(Mdina)、塞浦路斯扎利、马格里布历史地区(Maghreb)等。除了在各国家建立腓尼基之旅外,在法国形成汉尼拨之路(Hannibal Pathway),汉尼拔(公元前247-公元前181年)是迦太基著名的军事家,出生于现在突尼斯,是迦太基统治者巴卡家族成员,在一生的军事生涯充满许多传奇故事,在地中海沿岸以及阿尔卑斯山、高卢和比牛斯山都留下其足迹,在欧洲的乡村和城市与古罗马帝国进行若干场战争均获得胜利。“腓基尼之旅”在意大利形成伊特鲁里亚之旅、在葡萄牙形成大西洋之旅等丰富文化遗产的多元化旅游线路。“腓基尼之旅”强化地中海不同国家的城市间的联系,通过交流活动促进旅游,繁荣经济,了解腓尼基的文化遗产而更好地理解未来。

  迦南人(Canaan)是指在公元前两千年中叶控制叙利亚-巴基斯坦地区的族群,最具有历史贡献的事件是创造了第一个字母表,列入《世界记忆》名录。后来他们的管制力衰落,控制范围集中在腓尼基的狭长海岸地带,但他们富有航海和贸易经验,船只穿行地中海,对希腊人和罗马人产生重大影响,如希腊的字母表就是对迦南人字母表改进后的成果,后来的迦南人被希腊人和罗马人称为腓尼基人。腓尼基的城市西顿(Sidon)和推罗(Tyre)是重要的港口城市,欧洲最古老的城市也都贸易关系集中于地中海。尽管有的古希腊发展起来的地中海城市充满活力继续成为地区重要港口城市,有的成为废墟,但在历史遗址附近又有城镇产生。欧洲“腓尼基之旅”关联城市在古希腊、古罗马时期仍然得到充分地发展,不少地中海和大希腊地区城市的城市纹章的古希腊、古罗马人创造的文明象征,古希腊古罗马文化上符号的传承,城徽是视觉形象留存的重要传递媒介,而借助城徽这一特殊形式,今天的地中海和希腊城市依然闪耀着古代欧洲的文明之光。

  马其顿是在古希腊时期强大的王国,太阳神赫利俄斯(Helios)雕像在公元1872年的考古中被发现,表现了古罗马神话的太阳神驾马的形象,在太阳神头上有16条阳光射线象征太阳。公元前6至公元前2世纪太阳射线的象征图形(Vergina sun),也称为“马其顿之星”,流行于银币、瓶画和装饰品等日常用具上。制作于公元前4世纪马其顿国王菲利普二世(PhilipII of Macedon,公元前382年-公元前336年)墓室的金盒(Golden Larnax),盒盖刻制了金太阳图案,这是马其顿王朝的标志。现代设计使用了这一传统图形表现太阳,近代希腊马其顿大区的旗帜和纹章用这一传统古希腊的符号,近代的马其顿大区包括古代马其顿帝国在希腊境内的大部分地区,也是现在的西马其顿大区、中马其顿大区以及色雷斯和东马其顿大区的三个地区所组成。1987年区划调整,现在的中马其顿大区和西马其顿大区保留使用这一传统旗帜,人口200万人,现在中马其顿大区首府为塞萨落尼基(Thessaloniki),西马其顿大区首府为科扎尼(Kozani)。

12

左图为太阳神赫利俄斯(Helios)雕像,雅典神庙的浮雕,制作于公元前4世纪,藏于德国柏林the Pergamon-Museum博物馆;右图为金盒(Golden Larnax),马其顿菲利普二世(PhilipII of Macedon,公元前382年-公元前336年)盒盖上的金太阳图案,制作于公元前4世纪,成为希腊传统马其顿大区的印章,马其顿大区和西马其顿大区的旗帜使用了金太阳的图形。

  如中马奇顿大区(Central Macedonia)首府塞萨洛尼基市(Thessaloniki)的标记和旗帜,标记为古希腊时期马其顿王国硬币上的亚历山大大帝的头像。塞萨洛尼基市是希腊古希腊时期马其顿王国(Macedon)的首府,现为第二大城市,城区人口为36万,大都会区为105万人。

  尼什(Nis)是塞尔维亚第三大城市,在欧洲巴尔干半岛最古老大城市之一,公元前75年古罗马帝国征服了城市,这里成为从东方进入西方门户,城市在历史上演续发展,现在是尼什区的首府。意大利伦巴第大区曼托瓦(Mantua)市这座城市都建立于古希腊、古罗马时期,曼托瓦是古罗马时期伊特鲁里亚人的主要村庄,文艺复兴时期的重要城镇。

  古罗马之路线路中的西班牙安达卢西亚港口城市加的斯(Cadiz)在古罗马时代其居民数仅少于罗马城,是世界最古老的城市之一。罗马帝国灭亡后,其贸易活动急剧减少而城市衰落。在地理大发现时代是哥伦布两次远征出发地,也是西班牙宝藏舰队(Spanish treasure fleet,1566-1790年)母港而重新繁荣。公元16世纪末拥有50 艘西班牙大帆船,从西班牙本土分两条线路,加勒比海和亚洲。公元1790年西班牙关闭止了殖民地管理机构,宝藏舰队也在这一年做最后的一次航行。西班牙顺着奥根斯都之路沿路发展起来的安达卢西亚历史地区的城市在历史潮流中依然受到基督教、伊斯兰教多种文化影响,但不少城市纹章还是使用了古希腊、古罗马的文化图形或者神话的题材。西班牙安达卢西亚自治区(Andalusia)加的斯省的加的斯(Cadiz)是重要的海港城市,加的斯狂欢节(Carnival)是闻名于世,哥伦布第二次跨越大西洋的航海就是在此港口出发。自治区的纹章源自1918年开始使用的安达卢西斯亚民族独立运动的纹章。在西班牙女王伊莎贝尔二世统治时期,安达鲁西亚于1883年开始了建立了推动独立组织和政党,1918年形成宣言、旗帜和纹章,作为民族象征的纹章从意识形态意义上告别传统的西班牙卡斯蒂利亚王国的纹章图形,由于地区与古希腊化有历史关联性,选择表达对古希腊文明尊重的象征图像,并借此体现力量和海峡地理特征,希腊神话中宙斯和阿尔克里涅的儿子英雄的海格力斯(Heracles)成为主角,1982年获得自治区地位后授权使用历史的纹章,纹章盾面上古希腊神话海格力斯站立在海格力斯之柱(Pillars of Heroules)中间,身边是降服的两只狮子,现在加的斯城市的城市纹章图形与自治区的纹章基本相似。西西里岛的锡拉库萨市城市纹章是头顶皇冠的鹰,胸前护着一座城堡,底部的绶带写着S.P.Q.S“元老院以及罗马市民”,这是典型的古罗马铭言。

13

图为西班牙安达卢西亚自治区的纹章和港口城市加的斯(Cadiz)的城市纹章图为锡拉库萨市城市纹章。

 

  八、罗马的市政厅

  罗马市政厅处于罗马七座山丘之一卡比托利欧山,也是元老宫(Palazzzo Senatorio),是在原古罗马时期的国家档案馆的遗址上建立起来,曾经是男爵家族的城堡,于公元12世纪成为市政厅。文艺复兴时期(公元1538年)米开朗基罗受教皇之托设计了市政广场也称卡比托利欧广场,现状是极为零乱的空间,方尖碑、艺术宫圣马利亚古教堂毫不相干地散洛在山坡上。艺术家巧妙地通过椭园形态的广场硬地铺地成功地将互不关联的几栋建筑联系起来成为有机一体的建筑群。

  米开朗基罗成功地将元老宫这栋平庸的建筑,利用透视原理将视线集中到市政厅,并向元老院建议教皇下令将马尔库斯-奥雷柳斯(Marcus Aurelius121-180年)的雕像从拉泰罗诺(Laterano)迁移到市政厅门口。[2]米开朗基罗保护了基地的历史建筑,巧妙地调整了轴线关系,通过楼梯的对称设计并抬高正门入口的位置,入口之上加上装饰性的纹章,一经改造这栋建筑成为具有庄严公共形象的广场主建筑,它成为欧洲许多城市市政厅建造的模范。钟楼是公元16世纪加上的。展现罗马的新景观。

14

左图为罗马市政厅和米开朗基罗设计的广场;右图为米开朗基罗设计改造的楼梯。

15

图为米开朗基罗设计的罗马卡比托利欧广场。

  米开朗基罗依其声望完全可以拆掉旧建筑重新建造,但他的设计证明,“谦恭和权力在同一个人的手中可以并存,可以创造一个伟大的工程而不毁坏已经存在的史迹。”[3]罗马市政厅和市政广场的空间形式成为日后欧洲许多城市模仿的范例。

16

图为1568年法国建筑师、画家Etienne Duperac(1525-1604年)绘制的米开朗基罗设计概念的鸟瞰图图改造前的广场。

17

图为卡比托利欧广场上竖立的城雕“狼”

 

  注释:

  [1]Arthur Charles Fox-Davies  The Art of Heraldry  T.C. & E.C. Jack 1904 445p

  [2][美]埃德蒙.N.培根 著 黄富厢等译,《城市设计》。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3年,117页

  [3][美]埃德蒙.N.培根 著 黄富厢等译,《城市设计》。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3年,116页

 

  (注:文中大部分照片为阿翔提供,部分为为本人所拍,纹章为作者所绘。)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本站所刊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责任编辑:彭剑波 李凌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