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音乐史或添新纪元:“华南研学”纪念抗战胜利75周年,马思聪80年前韶关坪石遗作奏响“诗音漫道” 广州交响乐团《马思聪作品集》唱片首发,《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第一交响曲》全球首次同期录制发行
2020-09-03 下午 10:57   作者:南粤古驿道网 舒韵江   
分享

  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9月3日,广东以韶关为主会场,梅州、清远、云浮三市为分会场,四市联动,共同举办“铭记烽火历史、传承红色基因”——走进华南教育历史研学基地(以下简称“华南研学”)系列活动。

1

图为“铭记烽火历史、传承红色基因”活动现场。

  活动中,广州交响乐团重新演绎了马思聪80年前韶关坪石遗作,以音乐讲述红色历史文化故事,传承爱国主义和艰苦奋斗精神,为中国音乐史增添新纪元。

 

  坪石先师马思聪《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第一交响曲》全球首次同期录制发行,与《思乡曲》一同奏响“诗音漫道”

  9月3日,在韶关浈江大村与坪石管埠活动现场,广州交响乐团分别进行了《马思聪作品集》唱片首发及捐赠仪式,独奏与弦乐四重奏《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片段、《第一弦乐四重奏》片段演奏;乐团副团长、首席小提琴家张毅更在南粤古驿道“诗音漫道”上演奏了马思聪的名作《思乡曲》;现场还进行了马思聪、王慕理雕像揭幕。

2

3

图为《马思聪作品集》唱片首发及捐赠仪式。

4

图为广州交响乐团在现场演奏马思聪作品《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5

图为广州交响乐团副团长、首席小提琴家张毅在“诗音漫道”上演奏马思聪的名作《思乡曲》。

  马思聪是古典音乐在中国的重要传播者之一,也是最早获得国际声誉的中国小提琴家和教育家、及多产的作曲家。据悉,他与私立岭南大学教授冼玉清先生都曾在学业上给予年少时就读于大村的岭大附中的冼星海帮助;如今,音乐人艺术殿堂之一的星海音乐学院正是为了纪念这位广东籍音乐家冼星海而命名的。种种可见,抗战教育精神之传承。

  近日,随着对“华南研学”的深入研究,广东省“三师”专业志愿者及有关专家挖掘发现,马思聪曾在国立中山大学任教,抗战时期,他在韶关坪石传播抗战歌曲,同时迎来了创作“黄金时期”。在坪石管埠任教期间,他完成了《第一交响曲》和《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等创作。当时,马思聪与许幸之结下深厚友谊,1943年1月24日,他们在管埠村的松林小径漫步,互相交流了关于音乐、美术、诗词、歌剧、舞剧以及电影等方面的个人感悟,那条松林古道如今被活化打造成为“诗音漫道”,供后人前来缅怀马思聪、许幸之等诸位坪石先师。

6

图为南粤古驿道“诗音漫道”。

  活动当天,广州交响乐团发布了《马思聪作品集》唱片,专辑曲目包括马思聪《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第一交响曲》和《思乡曲》。广州交响乐团团长陈擎表示“选择在马思聪《第一交响曲》和《第一小提琴协奏曲》的诞生地——韶关进行唱片首发意义非凡”。首发仪式后还举行了马思聪本人手录密纹唱片捐赠仪式,广州美院梁迪宇副教授将这张饱含历史沧桑、意义非凡的唱片交到了广州交响乐团副团长张毅的手上,代表一段跨越时光的历史传承。

7

图为广州交响乐团团长陈擎在现场介绍《马思聪作品集》。

8

图为马思聪本人手录密纹唱片捐赠仪式,左为张毅、右为梁迪宇。

  此前,《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和《第一交响曲》两首曲目极少出现在演出舞台。而广州交响乐团此次的录制,也是这两部作品面世近80年来的全球首次同期录制发行。对此,马思聪家属马之庸表示,“他(马思聪)以音乐为武器参加抗战,这两首作品都饱含了他对民族的热爱。”

  马思聪的《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作于粤北,当时正是抗战艰苦相持阶段,此曲在业内被认为是运用广东音乐元素的开创性作品,即使在当下,也是不可多得的“洋为中用”的范例。正如星海学院音乐理论学科的奠基人关伯基教授在1989年《星海音乐学院学报》第01期的讨论所言:“虽然这首作品(《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的创作动机尚无直接的资料可查,推想在当时这个环境下可能产生的种种感受,如慰藉、倾诉、怀念、哀怨、盼望、欢庆,……促使作者(马思聪)采用概括面广的大型曲式,当时他正是从事小提琴演奏生涯,驾轻就熟,他便决定用小提琴协奏曲的形式;而离乡别井,常年逃难,盼望早日胜利还乡,可能这些因素决定他采用广东音乐为素材。”

 

  缅怀坪石先师,纪念抗战胜利75周年:广州交响乐团重新演绎马思聪80年前韶关坪石遗作

  在近代音乐史上,广东涌现了不少音乐家,留下了浓墨重彩的印记,尤其以冼星海、马思聪两位大师在国内外影响深远。杰出作曲家、音乐教育家马思聪先生,是我国小提琴创作的卓越的拓荒者,更是我国最早获得国际声誉的小提琴演奏家。

  这次,广州交响乐团录制、推广马思聪80年前在韶关坪石的遗作《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第一交响曲》、以及《思乡曲》等作品,此举有着非凡意义,不仅是对中国优秀音乐作品的一次抢救性挖掘和传播,同时也体现了该乐团的文化自觉和历史担当。

9

10

图为广州交响乐团重新演绎录制的《马思聪作品集》。

  1942年,马思聪携太太王慕理来到坐落在韶关坪石东南20里外的管埠村,并且担任国立中山大学师范学院不分系的教授。在那段颠沛流离的抗战日子里,他一边教学生,一边搞创作,忙里偷闲地练琴。

  在管埠,马思聪迎来创作上的“黄金时期”。他的夫人王慕理女士曾在信中提到,常怀念在管埠中师的那段时间:“环境幽静,生活安定,他(马思聪)几个大作品,如《第一交响乐》《小提琴协奏曲》等,都在那时不吃力地完成,那可说是他创作的黄金时代。”

11

图为马思聪及其太太王慕理的纪念雕像揭幕仪式。

  1943年,马思聪完成了《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也称《第一小提琴协奏曲》,这是中国人创作的、第一部协奏曲体裁的大型小提琴曲。这首曲子在我国音乐史上具有重要的开创性意义。

  “马思聪先生是广东人,作品中有许多广东音乐的元素。把广东音乐用西洋乐器表现出来,产生了很有趣的效果,演奏难度非常大,很考验小提琴独奏各方面的水平。”此次特邀担纲《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和《思乡曲》独奏的著名小提琴家徐惟聆认为,这两首曲子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加入戏曲元素是最大的亮点,自己在录制过程中了解到作品背后的历史意义,更感荣幸。

12

图为徐惟聆在录制中。(资料图)

  据了解,《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采用古典协奏曲形式:在第一乐章运用奏鸣曲式的变体,呈现了抒情性的第一主题及雀跃活泼的第二主题;而第二乐章主题采用了广东音乐古曲《昭君怨》第一部分的四个乐句,充分表现出忧郁难舒的情绪,给人印象最深刻;终曲则表现热烈欢庆,好像苦尽甘来,胜利的日子终会来到似的。整首《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的结构很巧妙而具有创造性,给人以兴奋鼓舞的感受。

  演奏结束后,广州交响乐团副团长、首席小提琴家张毅接受采访时谈到:“马思聪与广州交响乐团同属‘广东籍’,这一次乐团将马思聪的几首作品重新演绎,我们都觉得十分荣幸。同时,我们也非常惊叹于马思聪这位大师在抗战当年于坪石管埠创作的两首作品。乐曲的旋律性、技巧性等方面都融合得很好,他把传统音乐加以创新、加以发展,两首都是极具代表性的作品。”

13

图为广交乐团副团长、首席小提琴家张毅接受南粤古驿道网采访。

 

  “华南研学”进一步挖掘抗战教育烽火历史,传承红色艺术基因,为中国音乐史增添新节点

  1942年,世界上诞生了两部反映“二战”时期反侵略反法西斯战争的交响曲作品,一部是肖斯塔科维奇在当年3月完成的《第七交响曲》,另一部就是马思聪于当年12月在韶关乐昌坪石管埠完成的《第一交响曲》。

  目前,省“三师”专业志愿者陆续发掘出有关抗战时期国立中山大学师范学院在坪石管埠的办学历史。1940年8月至1945年1月,师范学院在管埠村办学约五年,迎来一批又一批在烽火中勇敢南行的名师,大大地充实并增强了师资力量。这五年也是管埠的高光时刻,这座韶关乐昌的小村庄汇聚了一批又一批艺术大师:马思聪、王慕理夫妇,穆木天、彭慧夫妇,陆侃如、冯沅君夫妇,许幸之,洪深,黄友棣……他们从音乐、绘画、文学、木刻、戏剧等方面开展艺术创作,构筑了中国抗战的艺术高地。期间,师生们的学术成果极为丰富,当中就包括了马思聪诸多音乐创作成果。

14

图为国立中山大学师范学院陈列馆中有关马思聪的介绍。

  马之庸认为,在创作普及抗战歌的基础上,马思聪写了以抗日为题材的大型器乐作品,足以表达中华儿女英勇抗敌的钢铁意志和必胜的信心。

15

图为马思聪在演奏小提琴。(资料图)

  广州交响乐团创建于1957年,是新中国成立后最早建立的交响乐团之一,发展至今已成为中国目前最具艺术水准和艺术活力的大型交响乐团之一。该乐团与中国第一代小提琴音乐作曲家、演奏家马思聪在中国近现代音乐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由广州交响乐团来重新演绎马思聪80年前韶关坪石遗作,是我国音乐史上的一大“碰撞”与“闪光点”。

16

图为广州交响乐团录制马思聪作品的现场。(资料图)

  谈及马思聪在管埠创作的《第一交响曲》和《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时,音乐学博士、现任吉林大学珠海学院音乐舞蹈学院院长何平表示,“坪石在中国近现代音乐发展中有浓墨重彩一笔。”当年,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时期极为艰苦的情况下,马思聪创作的这两部大型交响音乐作品,其精神价值、艺术成就,堪称当时中国专业音乐创作的顶峰之作。

  而作曲家、星海音乐学院作曲系副教授陈思昂坦言自己有幸受命将大师之作改编成弦乐四重奏版本,责任重大,亦获益良多。“作为作曲人,我格外感兴趣的是马思聪先生在这部作品中如何使用民间音乐素材与西方音乐形式相结合。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能坚持民族化与西方音乐相结合的创作理念,是非常超前和难能可贵的。”他说道,“相信借广州交响乐团发行唱片之东风,这首经典中国小提琴传世之作能在新时代放射出耀眼的光芒;而随着室内乐版本的诞生,定会为作品增加大量的演出机会,亦可看作后人对前辈音乐理念的学习传承与发展。”

  《马思聪作品集》唱片首发,《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第一交响曲》等马思聪音乐作品的再现不仅是“华南研学”文化挖掘的重要代表性成果,同时,丰富了中国音乐界,为中国音乐史增添新节点。

  如今,广东省正在积极推进“南粤古驿道”活化利用与“华南研学”规划建设,二者对抗战时期教育历史的发掘、对教育先师们学术成果的再现等等都具有重大的意义。相信在未来,结合“华南研学”建设项目取得的各项成果,通过加强宣传华南教育历史研学基地、推动相关研学游径的打造,广东省将引导更多师生走进华南教育历史、感受抗战艺术文化,更感同身受地接受爱国主义教育。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自南粤古驿道网,欢迎转载。)

责任编辑:周文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