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山营林,树木树人”:林业人的坚守与传承
2019-09-02 下午 03:35   作者:吴永彬   
分享

  昨天,阿瑞先生发来几张韶关乐昌林场的照片,照片拍摄的是广东省乐昌林场细梨坑工区的几栋老房子和几株大树。

1

1938年,国立中山大学农学院在乐昌的演习场旧址。(阿瑞/摄)

2

乐昌林场细梨坑工区屋旁大树。(阿瑞/摄)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树木,我去过这个地方。这让我想起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的一位老先生,我们敬爱的徐燕千教授。时间回到2005年8月30日,广东省乐昌林场为了庆祝林场成立70周年,由林场副书记带队特地来华南农业大学拜访徐老,我陪领导们一起到徐老家拜访。

3

广东省乐昌林场专访人员拜访徐老。(吴永彬/摄)

4

九十三岁高龄的徐老。(吴回军/摄)

  谈起乐昌林场,徐老神采奕奕,大至林场的办场历史和历次重大变革,小到林场的一草一木,如数家珍。对一个时年93岁高寿的老者,若不是亲身经历、并且倾注满腔心血,一定不可能如此思路清晰。

  会谈接近尾声,徐老问起细梨坑工区他亲手种的落羽杉还在不在啊?林场领导告诉他:“您种的树长得很高大了,一个人都抱不过来了。”徐老开心地笑了起来。

5

徐老为乐昌林场成立七十周年题字。(吴回军/摄)

6

1938年,徐燕千教授种植于演习场的落羽杉,80年后繁盛依然。(吴回军/摄)

  1936年,徐老从国立中山大学农学院森林学系毕业并获得学士学位,因品学兼优,由当时的森林学系侯过教授(系主任)推荐至广东省建设厅农林局第三模范林场任技佐,从事林业生产技术工作;1940年被调回中山大学武水演习林场(现为乐昌林场细梨坑工区)任技士兼农学院森林学系讲师。在抗日战争的艰苦岁月里,他一直坚持在林场工作,在徐老超过一甲子的学术生涯中,他到乐昌林场有五六十次,对乐昌林场的深厚感情也不言而喻。

7

广东省乐昌林场细梨坑工区。(吴回军/摄)

  9月1日,是莘莘学子们开学报到的日子,再过几天,又是教师节的到来,在尊师重教方面,徐老也给我们后辈树立了良好的榜样。在徐老发表的《缅怀著名林学先驱侯过教授》[1]和《缅怀吾师陈焕镛教授》[2]两篇文章中,徐老深情回忆起侯过教授和陈焕镛教授的教书育人和科研经历,感人至深。从徐老撰写的文中,我们了解到广东林业的珍贵历史,文中介绍,是侯过教授在全省开创了第一模范林场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广州市白云山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侯教授还开办了演习林场。1935年,他在粤北创办中山大学武水演习林场和燕居山演习林场,为国立中山大学农学院森林学系提供了教学实践基地,粤北演习林场也成为了今天广东乐昌林场的主要组成部分。陈焕镛教授则开创了华南地区植物分类学的研究先河,培养了秦仁昌、陈封怀、蒋英、梁宝汉、侯宽昭、张宏达教授等蜚声中外的现代植物分类专家。随着国立中山大学农学院独立为华南农学院(华南农业大学前身),徐燕千教授和蒋英教授和等一批专家,后来都成为华南农业大学林学院(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前身)学科带头人,为我国培养了大批优秀林业人才。

8

当年中山大学学生种植的树木依然昂首。(阿瑞/摄)

  徐老对我国林业教育做出了突出贡献,1951-1952年,国立中山大学受中央林业部、华南垦殖局的委托,开办林业专修科、橡胶专修科;1958和1963年,创办广东林学院、中南林学院,徐老都是这些林业院校的创建人之一。徐老也是我国橡胶栽培和产业发展的开拓者。改革开放后,徐老更加关注粤北山区的林业生态建设,1980-1989年,徐老带领华南农业大学林学院专业老师,走遍梅县地区(7个县),始兴、乐昌、德庆、封开、龙川等,以及新丰江水库,写成《扬长补短发挥优势建立我省良好的森林生态系统》[3]等一系列影响深远的论著。正是由于徐老的推动,始兴县车八岭保护区于1981年被定为县级保护区,1982年改为省级自然保护区,1988年被列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目前已成为粤北特别生态保护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承担着粤港澳大湾区的生态屏障功能。

9

细梨坑工区山头绿树成荫。(阿瑞/摄)

  “营山营林,树木树人”是徐燕千教授一生的写照,也是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的院训。在社会快速发展的今天,如何经营好我们的山林?培育好我们的人才?是我们这一代林业人的责任。我们在缅怀先师的同时,要把老一辈的艰苦奋斗精神挖掘展示出来。试想,在1940年前后那个战火纷飞的抗战岁月,国立中山大学整个学校刚刚从云南澄江迁至粤北坪石一个山区老镇,除了零散分布的几座祠堂,一切从零开始,但那时各院系的师生,并没有被生活的困窘、学习条件的艰苦、研究经费的缺乏、时局的不稳等不利因素压倒,而是振作起来,捧起书本、拿起笔墨,用另一种方式在战斗,在恶劣的环境下继续深造学习、继续科研,还结合当地经济社会的需要,开设相应的学科,展开富有成效的科学试验,始终保持着华南名校的风范,这是何等气概!正是一众学者贤师执着地坚守着教育的“火种”,才传承出后来新中国教育事业的日新月异。也正是有徐老等大批林学家、植物学家和教育家的坚守和传承,才有了我国林业事业的蒸蒸日上。

10

 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院训(塑像为蒋英教授)。(吴永彬/摄)

 

  参考文献:

  [1] 徐燕千, 缅怀著名林学先驱侯过教授.中国科学史料.1996,17(2):36-46

  [2] 徐燕千,缅怀吾师陈焕镛教授.中国科学史料. 1997,18(2):29-37

  [3] 曾天勋,著名林学家徐燕千教授及其业绩.中国科学史料. 1992,13(1):52-59

 

  作者简介:

  吴永彬,华南农业大学南粤古驿道植物资源研究中心、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风景园林学副教授。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本站所刊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责任编辑:彭剑波 熊灿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