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古老的现代剧场:帕拉迪奥的虚拟世界
2019-03-31 下午 03:38   作者:阿翔   
分享

  按语:2018年,广州杨家祠在修缮过程中,发现了珍贵的门头画,充分展示了传统中国建筑艺术利用壁画与建筑结构巧妙融合的理性,而壁画在建筑结构中的巧妙融合也在西方中有生动的实践。在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开始出现了完全封闭的剧院,现能保存下来的是意大利维琴察的奥林匹克剧院、帕尔马的法尔尼斯剧场和萨比奥内塔。阿翔先生在意大利现场调研体验过,由帕拉迪奥设计的现存最古老的现代剧院——奥林匹克剧院。为了赶进度,满足正在进行的杨家祠修缮工作所急,阿翔先生熬夜撰写文章介绍了这座文艺复兴杰作,意在为工作人员所用、文明互鉴,我们向他致敬。

 

 

  随着15世纪意大利人文主义的出现,建筑师和艺术家们试图恢复古罗马式的喜剧和悲剧演出。但对研究罗马戏剧建筑感兴趣的建筑师们面临着一个问题:整个中世纪,古罗马著名的剧院要么被拆除,要么被改造成实用的空间。幸运的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师能够研究古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的著作,他的《建筑十书》解释了如何建造剧院,并描述了布景装饰。

1

建筑十书(图片来源于大都汇博物馆)。

2

奥林匹克剧院大门(作者自摄)。

  意大利文艺复兴建筑大师安德里亚·帕拉迪奥以他一生最后的杰出设计阐释了维特鲁威的建筑专著中对于剧院的描述。通过这些书籍和对古代遗迹的研究,他设计了位于维琴察的奥林匹克剧院。

  这座建于1585年文艺复兴时期的剧院奇迹般地保留了四个多世纪,在二战期间密集的轰炸中幸存了下来。奥林匹克剧院本身是一个化腐朽为神奇的杰作,由废弃的堡垒和监狱改造而成,在帕拉迪奥之后的建筑师文森佐·斯卡莫奇基于这一时期对古典罗马建筑的认知设计了剧院的舞台,通过线性透视推进舞台艺术发展,将帕拉迪奥的蓝图付诸实践。

3

4

剧院剖面和平面(作者Ottavio Bertotti Scamozzi)。

  改造设计将半圆形剧场压缩在了城堡的宽而浅的空间内,并成功地通过屋顶的天空彩绘、舞台的透视设计营造出仿佛置身于仙境的沉浸式效果,堪称建筑界虚拟现实的先祖。

  文森佐·斯卡莫奇的剧院设计还原了传统的建筑经典的要求,同时创新地利用新发现的透视视觉规律,有逻辑、有根据地创造出了新的空间。遵循传统规则体现在设计舞台布景的主题上。古罗马舞台会基于喜剧和悲剧设计两套舞台,喜剧常常以较私密的建筑和园林为背景,而悲剧则偏好庄严、皇家的建筑立面。由于奥林匹克剧院选择演出希腊悲剧,文森佐·斯卡莫奇为此将舞台设计成了由传统柱式、雕塑、壁柱和山墙构成的严谨三段式立面。立面的中间的开口是华美的凯旋柱廊,符合维特鲁威所述的剧院设计要求。

  文森佐·斯卡莫奇的创新之处在于利用透视原理,安排了五条比例调整后的通道来增强透视错觉,强化进深感。这个设计也令演员在退场渐行渐远时产生与建筑比例关系增大的视觉变化,从而产生角色像巨人般的错觉。这项设计因地制宜,充分利用剧院剩余狭窄空间,获得最大的进深感,显著提升了观众的观赏体验。

  帕拉迪奥和他的学徒文森佐·斯卡莫奇在奥林匹克剧院上的继承传统,基于逻辑规律创新的精神值得南粤古驿道“三师”志愿者们借鉴学习。

  现存最古老的现代剧院是维琴察的Teatro Olimpico,由帕拉迪奥仿照附近一座现已消失的罗马剧院而设计的。这项工作开始一年后,帕拉迪奥去世了,留下他的学生文森佐·斯卡莫奇负责制作永久性的木头和石膏。他们的悲剧场景有五条街,而不是塞里奥的一条街,因为他们更严格地执行了维特鲁威的话,就像一个更考古的年代。维特鲁威对剧场设计有写过:“中间是皇家的大门,左右两扇门是为客人准备的;路的尽头就是岔路口。”维特鲁威还对悲剧和喜剧提出相关舞台背景的指引。希腊和罗马的悲剧需要从主入口进入室内,进入一所房子或寺庙,但在奥林匹克剧院,五个拱门都通向一条透视街道,就像塞里奥的木刻作品那样。

  帕拉迪奥的奥林匹克剧场是剧场设计的里程碑,但它不是瞬间的心血来潮,而是意大利视觉艺术发展到一定程度的结晶。

  奥林匹克剧院按照传统观念属于悲剧场景设定,但它重构了古典剧院的特点,成为现代剧院的雏形。第一本现代剧场的书是1545年由手法主义建筑师塞巴斯蒂亚诺·塞里奥(Sebastiano Serlo,1545-l554年)写的,于1611年翻译为英文。书中有木刻画表现虚拟的舞台背景,并继承维特鲁威关于舞台背景根据喜剧、悲剧等分类而设计的理念,喜剧背景应该以市民化和街道景观透视为主。

  参考资料: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戏剧》

  http://www3.northern.edu/wild/th100/chapt13a.htm

  《剧院里的木工与烛光》

  https://www.metmuseum.org/pubs/bulletins/1/pdf/3257052.pdf.bannered.pdf

 

  为了宁静的虚拟:玻璃反射案例

  Phillip K Smith III 在2018年米兰设计周上在古建筑庭院内安置镜面装置艺术,将镜面置于米兰的16世纪历史建筑Palazazzo Isimbardi的建筑庭院,这是斯密斯常用的手法,他认为这样可以将人的视觉从繁忙的街道景观中解放出来,宁静的天空倒影于地面。可参读如下资料:

  《菲利普·K·史密斯三世和COS在意大利历史悠久的宫殿里建造了一面镜子墙》

https://www.dezeen.com/2018/04/16/phillip-k-smith-iii-cos-open-sky-installation-milan-design-week/

5

6

7

(上述图片由作者提供)。

8

9

  关于杨家祠修缮中虚拟景观的构思,阿瑞先生对借鉴欧洲有一些构想,以下为改善狭小空间而不破坏建筑本体原真性的建议性手稿:

10

11

12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本站所刊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责任编辑:彭剑波 周文娟